没想到顾恺之这么搞笑

本文系时拾史事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作者宋燕

顾恺之是谁?如果你对这个名字不熟悉,下面这两幅画一定能让你熟悉起来。

上两图为女史箴图的全图和局部,目前保存在英国伦敦不列颠博物馆;下两图是洛神赋图的全图和局部,是宋代人的摹本,原图已经没有了。

这两幅传世之作都是顾恺之画的,他是东晋画家,在中国画历史上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他不仅画得好,艺术理论也很有开创性,他在《论画》当中的观点“迁想妙得、以形写神”,对中国画的发展有非常大的影响。

跟顾恺之有关的轶事,流传得比较多的是他给南京瓦棺寺绘壁画募得巨款的故事:他给瓦棺寺画了一幅维摩诘像,画完之后,他对外放出消息:第一天来看的人要施舍十万,第二天来看的人施舍五万,第三天的随意。据说开门的一刻,那维摩诘像竟“光照一寺”,施者填咽,俄而得百万钱。

总之,一直以来知道的他,都是一个德高望重的大师形象。

最近重看《世说新语》,看到好几条顾长康的故事,查了一下,长康就是顾恺之的字,即顾恺之,字长康。对上号之后发现,原来顾恺之不仅仅是个专业博主,更是个搞笑博主啊。

他曾在桓温幕府任散骑常侍,与谢瞻的官署毗连。那时候的人流行“啸咏”,看介绍应该跟现在的老头们喊山有点像,姑且也可以跟现在的唱歌类比。他和谢瞻二人经常夜晚月下久坐啸咏,他喊完了就会问“我唱得怎么样?”谢瞻出于客气,每次都含含糊糊地称赞他,他听到了赞赏更加起劲,啸咏到夜深还不知疲倦。谢瞻熬不住了,就偷偷走了,派个下人在一旁叫好,顾恺之竟然从没察觉出来,照样自我吟咏陶醉到天亮。

就……有一种胖虎的既视感。

顾恺之还迷信一些小法术,认为只要诚心就会灵验,大家知道他的性格就老故意坑他。一次桓温的世子桓玄拿一片柳叶骗他说:“这是蝉隐身的叶子,用它可以自隐其身,拿的人可以看到别人,别人看不到自己。”顾恺之就信以为真了,常用这片柳叶自蔽,桓玄故意他身旁便溺,装作看不见他,他更深信,把这片柳叶当作宝贝。

大多数人吃甘蔗总找最甜的那几节,而顾恺之每次吃甘蔗都从梢子吃起,别人问他为什么,他说这样吃能“渐入佳境”。

感觉真是个可爱的铁憨憨。

他还是个拖延症。顾恺之认为“传神”是绘画的最高境界,而对画人来说,眼睛就是最能传神的部分。由于太重要了,他……就经常拖着不画眼睛。拖延到什么程度呢?“长康画人,或数年不点目精。”不是一般的严重了。

顾恺之画人讲究神似,怎么神似?他有自己的理解。他画裴楷,因为不知道裴楷长什么样,听说裴很聪明,就按照自己的想象画完后,在脸上加三根须毛,说:“裴楷俊逸爽朗而又有见识才华,这三根毛正是表现他见识才华的。”他画谢鲲,画他坐在在岩石里,人问其所以,他说:“谢鲲说过:‘一丘一壑,自谓过之。’所以他适合坐在丘壑中。”

END

图片来源于网络

喜欢本文/作者,文末赞赏一下表达支持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的知识库 » 没想到顾恺之这么搞笑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