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耳朵鲁迅,右耳朵郑板桥

入冬之前最喜欢的一件事是仰头观看蓝色天空中排着整齐队伍飞翔的鸟群,非常漂亮,非常有趣,充满巧夺天工的神秘。鸟儿一会排成有秩序的方阵,一会独立飞行穿越身边的障碍物,随后打散的队形又整齐化一。无论队形多庞大,从来没有看见一只鸟儿会因为碰撞从队伍中坠落下来,后来读了有关复杂系统的书才知道,这种现象被称为涌现,英文是 emergence ,这个词我们最常用的意思是紧急事件,但在复杂系统中就翻译为涌现。什么是涌现呢?简单来说,一个系统会分成个体和整体两个层级,所谓的涌现是指在整体的层面会有一些属性特征、规律不能够还原到个体的层面,这样的特征和规律就被我们称为涌现。生活中还有很多这种现象,譬如无数个体神经元在大脑中汇聚到一起,大批小鸟集中成群,一只只蚂蚁形成一个群体,以及计算机所包含的集成电路,这些都是简单个体带来整体协同比部分之和更强大的涌现例子。除了涌现,复杂系统还会出现一种与涌现相伴而生的混沌现象,譬如几近瘫痪的交通系统,喜怒无常的天气,价格波动的股票市场,各种物种变化的生态系统等等。你永远都无法准确预测它们下一步会有什么变化,这种由确定的规则所产生的看起来随机的现象,复杂科学称它为“混沌”,我们有时形象地称之为“蝴蝶效应”。绝大多数复杂系统都是以一种混沌与秩序相混合的方式存在,大量的混沌运动相互叠加在一起,混乱和随机可能彼此相互抵消,进而产生新的秩序行为。蚂蚁能找到最优的食物运输路线,黏菌能模拟出东京周边的交通图,都是因为混沌运动彼此抵消,才出现的秩序行为,这归结于个体之间的相互作用,但迄今为至,准确预测混沌现象,还是一个难题。随着科学的发展,对复杂系统的研究越来越多,一位计算机科学家通过算法模拟研究了鸟群涌现现象背后的规律发现:其实飞翔中的鸟儿做出的决策并不复杂,只有三条非常简单的规则:第一条是“靠拢”——这群鸟彼此是一个整体,我如果跟你离得比较远,我就朝你飞去,彼此靠近;第二条是“看齐”——如果大家都往东飞,我就不能往南飞,不能往北飞,我也要保持方向一致;第三条是“防撞车”——如果两只鸟靠得比较近,就会发生一个斥力让这两只鸟飞开。

鸟群飞行的研究结论让我们想到了人类自己。一位著名的复杂科学家彭特兰在他的《智慧社会》书中做了一系列关于群体智慧的实验研究:他找来一些小团队,这些团队彼此之间并不认识,经过简单的短期磨合后,让这些人去参加一系列群体智商的测试,再通过测量,看哪些因素会跟群体智商有相关性。测试结果发现,群体智商和个体智商之间几乎没有任何关系。这个结果非常令人吃惊,群体智商到底跟什么因素有关呢?他们研究发现了一个重要的因素——群体里人和人之间的沟通模式。只有当沟通更加平均化、平等化的时候,想法的流动才能更加顺畅,才能够让智慧涌现出来。每个个体都是一个独立的信息源,特别是当面对不确定的外界环境时,每个人掌握的专业知识都不一样,只有当所在集体处于放松状态下,才能形成信息上的互补,从而产生群体智慧。群体智商不等于个体智商,扁平化的沟通方式更有利于群体智商的发挥。我们不妨品味几个人类群体复杂性的例子,从中学到一些个人智慧。

2015 年上海外滩发生过一起严重的踩踏事件:当你处于人头攒动的人流之中时,个体的力量特别单薄,尽管每个个体都非常聪明,你甚至可以打电话联络外界求救,但无济于事。处于人群中的你看不到全局,前面的人已经倒下了,你却看不到,还是蜂拥地往前去涌,这会使得更多人倒下,甚至被踩踏,导致死伤非常严重,这种现象称为集体愚蠢。上海踩踏事件最终的原因分析为保安力量配置不足,是有一定道理的,保安是这种大型活动中唯一有效的沟通和协调者,也是集体愚蠢的终结者。

人脑中没有任何一个单一神经元拥有复杂的功能,如自我意识、希望或骄傲的情绪。但神经系统中各神经元的组合产生了复杂的人类情绪,如恐惧和快乐,这其中没有任何一个方面可归因于单个神经元。虽然我们目前对人类大脑涌现性所产生的机制还并不十分清楚,但大多数神经生物学家认为,大脑各部件之间的复杂关联会产生一个只属于总体的特质,这也是一种涌现现象。这也给我们一些关于转基因技术的启示:我们对转基因技术应该持有风险意识,不应该无知者无畏。大自然创造一个物种,改变一个碱基对,要花上成千上万年,甚至上亿年的时间来测试,因为大自然不仅仅测试这个物种,还要测试其涌现性给大自然带来的未知影响,我们在欢呼人类技术革新的同时,也应时时警惕大自然给我们敲响的警钟:匹夫之勇会给人类带来灭顶之灾。

关于城市的发展也会出现类似的涌现现象,不同城市人口数量差异很大,但都会发展出相似的经济或社会活动,并逐渐转化成专门的功能区域,譬如小吃一条街,文化区,很多都不是由区域法规控制而建成的,而是由个体兴趣汇集而自发形成的一个地盘。公司也是一个复杂系统,即使每位员工都完成了自己的预定任务,也不一定产生有秩序的预想结果,企业需要鹰一样的员工,雁一样的团队。好的公司需要建立一种有机的生态系统,需要客户、员工和供应商这个整体组织的涌现行为。

世界就是一个复杂的混沌系统,而人类的大脑是无法处理对这种复杂系统的预测的。面对复杂的无奈,我只好左耳朵听鲁迅先生说“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右耳朵听郑板桥说:“聪明难,糊涂难,由聪明而转入糊涂更难。放一着,退一步,当下心安,非图后来福报也。”

每天进步一点点,在不知不觉中让自己从优秀走向卓越!小步快跑、白天谋生、夜晚发展!

上一篇文章:别说我用第二曲线忽悠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的知识库 » 左耳朵鲁迅,右耳朵郑板桥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