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自珍:我风流我赌博但我知道我是个好诗人

龚自珍这个名字大家一定不陌生,毕竟他频繁出现在语文课本里, “我劝天公共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他更是“虎门销烟”主人公林则徐的朋友,当时大力支持他禁烟。这么看来真真是有家国情怀、心系社稷呢,让人忍不住觉得他是杜甫第二。

但语文课本对龚自珍的提及还是少了些,扪心自问,除了《己亥杂诗》你还知道龚自珍些什么?

仔细了解一下,龚自珍颇有武侠小说主人公的气质,他自己也这样写过:“少年击剑更吹箫,剑气箫心一例消。谁分苍凉归棹后,万千哀乐聚今朝。”他的出身也并不平凡:著名的古文字学家段玉裁是他的外祖,祖父与父亲都曾为朝廷或地方官吏,母亲也是一位诗人。可谓书香门第。这个身世背景一想还挺有段誉的味道,好巧不巧,他也的确如段誉般“风流”。

有对“女青莲”的坦诚,与她相遇相知:

……诗因为是写给一位年辈稍长的女性的,所以定盦在诗中坦率地表露了自己此时的真实心态,特别是对于自己前半生的风流韵事,他实处于既悔恨又留恋、既欲割断情丝又难以摆脱的矛盾之中。他之所以怕提旧时,正说明他俗缘未了,唯恐那些缠绵悱恻的往事重新撩起自己的愁思。这种推心置腹的内心表白,唯有面对着一位知己而又稍长的女性的促膝对谈中才会毫无顾忌地和盘托出,所以此诗读来情真意挚,恻恻感人,是定盦真实的心理写照。作于同年的《逆旅题壁,次周伯恬原韵》中也说:“何日冥鸿踪迹遂,美人经卷葬华年。

有与不知名女子的精神恋爱:

……诗人分明以鹤自比,说自己为她的魅力所倾倒。那本欲高翔的白鹤忽然变得驯服,但他未忍攀折梅枝,也许是因为她太娇嫩与柔弱了。于是他们并肩坐在湖畔,看那粼粼的波光,或双双漫步在苔径,低回沉吟。他看见她含羞低眉,听到她细语的声息,就是在四下无人的地方,她的脸上也未泛起红晕,也许正是她太柔弱、太娇小了。然而诗人以为此刻彼此的心灵得到升华,如成了仙乡中人。在山色渐渐淡去,暝色上了高楼的时候,诗人坐车送她回城,她的身影消失在烟雾弥漫的巷陌里,然诗人心中却久久忘不了她,遥望难及,只留下无边的怅惘。

有与家乡女子的苦情之恋:

……女郎没有出嫁就离世而去了,也许正是相思害了她,据她的母亲说,就是在她弥留病榻之际,她想到的也还是定盦,“病骨前秋盼我归”,希望他早日回杭一见,并将亲手绣制的汗巾、荷包和枕头套等托付母亲转送给他。定盦在京师听到了她的噩耗,这对他来说自然是摧心裂胆的消息,他说:“拊心消息过江淮,红泪淋浪避客揩。千古知言汉武帝,人难再得始为佳。”当他意识到她已一去不复返的时候,更感到了她的珍贵和难得,汉武帝时的歌唱家李延年不是就有过“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的句子吗?于是他捶胸顿足,泪下沾巾。

更有与妓女灵箫的命定相会:

……定盦的一生中虽然有过许多次艳遇,然而这一次似乎是真的动了感情,他说灵箫的一言一语对于自己就像是天降的恩旨,永远铭刻在心中难以消失。果然,当他九月间再次起程北上迎接居京的眷属时,又过袁浦,就忍不住再去寻访灵箫,九月二十五日至十月六日的十天中他留在袁浦,他自己说这十日中“大抵醉梦时多醒时少也”。于是写下了二十七首《寱词》,记录了与灵箫共度的那些朝朝暮暮。

虽然说多谈几次恋爱没什么的,古代也可以娶三妻四妾,但定盦大多只欣赏、不承诺,如此“只撩不娶”确是伤了人心:

……灵箫在初次与定盦见面的时候就曾提到过为她赎身的问题,这一次她又提出了,“豆蔻芳温启瓠犀,伤心前度语重提”,然而诗人觉得自己的年龄太大,而且本欲仿效那梅妻鹤子的林逋在平静淡泊中了此余生,所以难以接受这如三春盛开的牡丹般浓艳明丽的少女。因而,当灵箫向他提出以身相委时,他畏怯了,劝她还是管领风骚,继续支撑这东南的繁华气象,不宜轻易地追踪我这个如泛舟五湖的范蠡般浪迹天涯的人,“撑住东南金粉气,未须料理五湖船”,便是他的托词。

不仅这“风流成性”像极了武侠中人,他还十分好赌,但赌术极差,不得要领,基本只输不赢。或许这就是赌徒心理吧,越是输钱越想赌,或许,下一把就赢了呢:

定盦嗜博,尤其酷好一种摇摊的博戏,他曾在帐顶上画了先天象卦,专心研究其中的奥妙,自以为能有所悟,胜券在握,然而一赌起来却连连败北。当时杭州有个盐商,常请些名士在家里聚会,酒喝到七八成之后便到屋后的花园里去以赌博为戏。某天有个姓王的商人晚到了,进门的时候就看见定盦独自一人在园中拂水弄花,昂观行云,有萧然出尘之慨。王某认得是当今大名鼎鼎的诗人龚定盦,便赶紧走上前去说:“我本想先生超尘脱俗,今日一见,果然如此清高,实在当得起雅人深致的美称。”定盦却笑道:“陶渊明篱边种菊,悠然地看着南山,其实这并不是他的本意,只是无可奈何,所以才放情山水,以此来抒发自己的忧郁罢了。所以他的诗文愈是旷达,愈是证明他不能忘情于人世。我今天的拂水弄花,也与陶老先生是一样的。”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他略做沉吟,便又说道:“今天赌博中赢钱的门路我早已算就,是万无一失的,但只是苦于资财短缺,使得英雄无用武之地了,可惜没有豪杰之士借给我本钱。”王某一向很倾慕定盦的文名,听他如此一说便慷慨解囊相赠,并与他一起入局,谁知道定盦每赌必输,不到三五次,全部本钱就输了个精光,龚氏怒甚,扬长而去。

虽然龚自珍有许多弊病、陋习、缺点,但这些”不完美之处”使他的形象立体、丰富、复杂了起来,让人忍不住想要了解更多。他确实是那个哀叹末世,祈求变革,高呼”我劝天公共重抖擞”之人;确是那个大书创作理论,对康有为、梁启超都有极大影响的人。也是会因为梦里得了玉印,醒来后美梦成真,狂喜欲为其征得万首诗之人……..更多关于龚自珍的妙事,尽在《亦狂亦侠亦温文:龚自珍的诗文与时代》。

《亦狂亦侠亦温文:龚自珍的诗文与时代》,天津人民出版社

《亦狂亦侠亦温文:龚自珍的诗文与时代》细细展开与龚自珍相关的一切,有历史有赏析,有八卦有轶事,把他的才情、豪情逐一书写出来。《亦狂亦侠亦温文:龚自珍的诗文与时代》的装帧设计也十分用心,平装32开,方便携带,体量适中,不会有阅读压力。大护封别致亲切,花纹专银印刷,仿若竹叶落下,回顾那个风雨飘摇的时代。

不仅如此,此书还录制了有声版本,藏在纸书之中,扫码即可收听。在地铁上、健身时、睡前……都可以轻松听到知识,快速获取信息。

本书定价48元,各大电商、线下及线上书店均有销售,时有折扣,持续关注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的知识库 » 龚自珍:我风流我赌博但我知道我是个好诗人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