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邦自传|理想篇「一」

我叫刘邦,因为在家里排行老三,所以我的字为季(伯仲季叔)。老家在沛丰邑中阳里(今江苏省徐州市丰县中阳里街道),家里世代为农,老父亲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勤劳诚恳。在小时候他最大的心愿是让我继承他的手艺与身份,做一个优秀的农民。

我不想当农民,每天早出晚归,土里刨食,一年到头收益就那么一点点,还要缴税。像老黄牛一样,干得多,吃得少,还不自由。每次想到那样的生活要过上一辈子,简直太可怕了。种地是不可能种地的,永远都不可能种地。

于是我决定游手好闲,到处游荡。一开始的理想是通过走出去多长见识、多认识朋友,目的是寻找更好的出路,不用当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我当上皇帝以后,很多游侠、浪荡子以我为人生目标,到处游手好闲、广交朋友,以期能够有一番作为。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我与他们最大的区别是,我是一个有理想的浪荡子,到处浪只是我实现理想的手段,他们却把浪荡当成职业,当成了人生当中的自我修养,为了浪荡而浪荡,迷失其中,一事无成。)

古人说得好,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在到处交游的这段时间里,我才发现原来世界那么大,竟然有七个国家在相互打来打去。很多人为了出人头地、建功立业,都跑去投靠一方势力,我也去过,由于属于三无人士(无权势、无财资、无才名),争不到什么权力与地位。但见识大有长进,从天下局势到社会百态都有所了很大的了解。也认识了很多朋友,他们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从他们身上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说话、做事、分析人物大事等等。

转眼间,我年龄已大,始皇老哥灭六国后管理严格起来,我发现在外面混不出什么事业,就回了老家。对于自己的未来,我分析了一下。回去种地肯定是不行的了,人受得了,老腰也受不了。秦尚军功,入伍是最快发迹的选择,但我年龄偏大,人家要不要我另说,就算进到军队来也争不过那些年轻小伙,此路不通。

当官是不错的选择,但一无才名令人举荐,二无势力背后撑腰,只能找找基层公务员去干了,工资低是低了点,至少有稳定收入,算是最好的选择了。通过一番运作,我终于当上泗水亭长(差不多现在的派出所所长)。负责徭役,就是国家需要修宫殿呀、长城呀、河堤呀等等,就命令我组织辖区的百姓去做。这份工作挺不错的,除了服徭役的时候,其他时间比较自由,有很多时间喝喝酒,调戏调戏女色。

让我耿耿于怀的是,本地的其他官吏却瞧不起我,他们有的是地方大族,家底传承丰厚;有的是读过几年书,自认为是有文化的知识分子。所以常常自命不凡,各种秀优越感,觉得跟像我这样的三无人员混在一起有失身份。更有甚者嘲讽我当亭长是恰如其分,农民的儿子只能当一群泥腿子的头头。还说我之所以能当上亭长之位,是因为他们不屑于这个职位,我应当学会感恩云云,施舍之意辱人莫甚。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是不忍孰不可忍。于是我狠狠地怼回去,在怼人方面,他们怎么可能是我对手,他们自持身份脸面,怼人措辞相对文雅有底线。而我就不同了,你不是看不起我的出身吗,那我就用你看不起的人的怼人方式来怼你,包括但不限于各种XX问候。把他们怼得好不狼狈,自此怼他们便成了我的人生乐趣。

其实这是一种病,我知道我的出身、地位让他们瞧不起,令我有一点自卑。我当时无力改变,为此只能戏弄他们,一来让他们不敢再欺负我,二来既然你瞧不起我,那被我戏弄的你们又是什么?后来我还发现,他们很多人其实名不符实、德不配位,名声和地位不过是来源于有个好祖先,他们从来没参与过的他们祖先的那些成就,让他们骄傲自豪了起来,并且还到处看不起其他人,从此之后我就轻慢他们。

通过轻慢与戏弄他们,令其气愤又无可奈何,我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感,乐此不疲。但我不是对所有的人都这样,第一老百姓,他们辛勤劳作,养活自己、家人,还纳税,是可敬之人。第二是有能力的人,他们帮我打江山,对我有用,我相反还会从各方面去满足他们的生活和事业需求,比如给韩信筑台拜将。对于那些没什么能力又自视为甚高的人,我就不客气了,自己跑过来求打脸,不打白不打。但是后来郦生跟我说:如果你想推翻暴秦的统治,就不应该轻慢别人,我觉得有道理,于是有点收敛,不过有时候气急起来还是收不住。

真正让我渴望强大,而不是希望靠嘴去获得快感的是有一次,我去咸阳服徭役,刚好遇见始皇老哥在巡视,场面非常壮观,一队队的皇帝仪仗,一面面黑色旌旗,成千上万皇家警卫队簇拥着他的御车,御车所到之处,无谁为官为民,皆低头跪拜,不得直视。气势赫赫、威严壮观、无人不服,令我血液偾张、震撼至极。低头再想自己做为区区一个亭长,那些官吏虽然被怼了之后不敢再惹自己,但是从他们的眼神、表情、动作以及内心都无一不表露对我的轻视之意。乍一对比,天壤之别,震撼之余,又一阵阵羡慕,伴随着被人瞧不起的隐隐的刺痛,于是长长叹息:唉,大丈夫就应当像这样!

当时秦兵革之利、国力之强,无人敢有非分之想。但万人之上,众人宾服成了我的追求与渴望,多少次做梦都梦到那场景。如果说一开始我的理想,只是为了不当农民,当亭长后被人歧视接着看到始皇老哥巡视,让我有了更高的理想,那就是要做万人敬仰佩服之人,这样别人就不敢轻视于我了。

【史记·高祖本纪】

高祖,沛丰邑中阳里人,姓刘氏,字季。父曰太公,母曰刘媪。其先刘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太公往视,则见蛟龙於其上。已而有身,遂产高祖。

高祖为人,隆准而龙颜,美须髯,左股有七十二黑子。仁而爱人,喜施,意豁如也。常有大度,不事家人生产作业。及壮,试为吏,为泗水亭长,廷中吏无所不狎侮。好酒及色。常从王媪、武负贳酒,醉卧,武负、王媪见其上常有龙,怪之。高祖每酤留饮,酒雠数倍。及见怪,岁竟,此两家常折券弃责。

高祖常繇咸阳,纵观,观秦皇帝,喟然太息曰:“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的知识库 » 刘邦自传|理想篇「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