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熟悉的陌生人——曹操(二)

原创 平头阿铭 李家村言 9月16日

收录于话题#曹操27个内容#卫玆1个内容

(紧接上期)依附袁绍 以曹操宦官出身和他当时的政治、经济实力,想在世族当道、地方豪强林立的东汉末期拉起一支独立的武装力量与董卓和其他割据势力相抗衡,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尽管曹操有“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安天下者必此人”的名气,有作洛阳北部尉时棒杀炙手可热的宦官謇硕叔父的勇敢,作济南相时禁淫祀,除奸邪鬼神之事的果断,作议郎时指斥宦官,抨击时政,伸张正义,保护党人的胆识,但这些都只是曹操的“名”,而非曹操的“势”。 曹操要想成为拥有自己势力的一方诸侯,靠自己的家世和名气是不行的,必须依靠一个有势力的人,借助这个人的力量来建立自己的武装,夺取和巩固、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而当时唯一可以成为曹操依靠的这个人就是袁绍。

袁绍在洛阳大肆结交知名党人和各方豪杰名士时,曹操也成为依附于袁绍的众多门客死士之一。在众多史籍中,几乎找不到曹操青年时代以自己为核心的朋友圈或社交圈。曹操的朋友几乎都是袁绍的朋友,社交圈也是以袁绍集团成员为核心。 而袁绍集团的核心人员是以袁绍的奔走之友为主的,曹操只能算是袁绍核心圈外的普通一员。主要原因:一是曹操阉宦家世为时人所不喜甚至不耻;二是曹操与袁绍及其主要人员的年龄有8-10岁的较大差距。袁绍二十七岁回到洛阳时,曹操才十九岁,还未弱冠成年呢。 袁绍接纳他的真实原因只是看中了曹操有一定的能力可供驱使。陈琳后来写的《为袁绍檄豫州文》里提到过这点,可以作为证据。 曹操非常聪明地利用成为袁绍集团成员的机会,结交了一批袁绍集团高级成员,把袁绍的人才资源转为己用。其中的张邈、许攸在曹操起家和反袁过程中发挥过举足轻重的作用。 曹操最初退隐乡里后不久,就发生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冀州刺史王芬、南阳许攸、沛国周旌等人合谋,想在灵帝出巡河北时以武力废黜灵帝,立合肥侯为帝(此人资料不详)。通知曹操也来参与,曹操拒绝了。

许攸是袁绍的奔走之友,王芬、周旌自然是许攸的朋友,和袁绍也有间接的关系。武力废立当朝皇帝这样重大的事情,能够邀约曹操参加,可见他们和曹操的关系也非同一般。曹操是袁绍集团一员的关系也清晰可见。 相关史料还记载了曹操的一些小故事。比如与袁绍一起去偷抢人家的新娘,别人发现了狼狈而逃。袁绍还为此崴伤了脚。比如曾月黑风高之夜闯入中常侍张让府中,意图行刺张让,被卫兵发现,曹操舞戟中庭,无人能近,突围而出。 这些故事也透露出一些信息,前一个故事可以说明曹操和袁绍的关系由来已久,后一个故事深究起来更有意味,曹操为什么要去暗杀张让?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自愿自发的,想以此来证明自己与宦官集团势不两立;证明给谁看呢?一种是受命执行的。受谁的命令呢? 两种可能的最终答案都指向一个人,袁绍。第一种是曹操要证明给袁绍看,希望能得到袁绍的青睐和接纳。第二种是袁绍把暗杀张让作为接纳曹操的条件。

仕途起伏 汉熹平四年(公元175年),年满二十的曹操被父亲曹嵩的好友吕伯奢举为孝廉,司马懿的爹时任尚书右丞的司马防推举他为洛阳北部尉,类似于洛阳北部公安局长,由此踏上仕途。 一直到中平四年(公元187年)称病辞官,中间历经顿丘令、议郎。黄巾民变起,曹嵩又疏通中常侍张让,让其举荐曹操为骑都尉,带兵随皇甫嵩征黄巾。后因平黄巾之功升任济南相。 初涉朝政的曹操,可以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从政的最大特点就是不畏权贵。任洛阳北部尉时,只要抓到违犯宵禁的,不管是否豪强,一律棍棒打死。还专门做了五钟颜色的彩色棍棒排列在衙门,极尽张扬。 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是棒杀了最受灵帝宠爱最具权势的宦官蹇硕的叔父。以蹇硕为首的宦官都痛恨曹操,但又不能把曹操怎么样,只能以升迁的方式把曹操赶出洛阳。于是升曹操为顿丘令。这大概就是吴思先生《潜规则》中所说的“合法性迫害”吧。 这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当时宋皇后还未被废,曹操有皇后的支持,有曾为后宫宦官之首的祖父曹腾的余荫,有在朝为官的父亲曹嵩的斡旋,何况又是杀之成理,蹇硕等确实也把曹操没办法。

曹操在顿丘令上没多少作为,上任不久就遇到宋皇后被废,受牵连免官。没过多久,因为能明古学,被征召为议郎。先后多次为窦武、陈蕃等党人鸣冤叫屈。后来见朝政日趋腐败,知道无可挽回,就不再积极上言进谏。 黄巾民变后,曹操出任骑都尉,到颍川征讨黄巾。这是曹操第一次出任武职。运气不错,带兵赶到颍川时正好遇到皇甫嵩冲击黄巾军,曹操加入其中,大破黄巾军。因功被任命为济南相。(今山东省济南市及章丘、济阳、邹平等市县) 任济南相期间,曹操也是大刀阔斧雷厉风行的整肃吏治,奏免了八个贪官污吏。更为突出的政绩是禁绝了济南绵延几十年的祭祀西汉城阳景王刘章的活动。 这些活动是当地官员以此为名建祠立庙,搜刮民脂民膏的恶劣习俗。曹操拆毁祠庙六百多座,严禁官员、百姓举办祭祀活动,彻底根绝了这一恶习。 当时敢于这样做的官员,除了曹操外,就只有一个乐安太守陈蕃,就是后来著名的党人领袖。 曹操在济南的所作所为,自然会得罪权贵,失去了皇后的庇护,曹操这次就没那么幸运了,被迁为东郡太守。曹操自己也没有那么坦然了,既不愿意阿附、取悦宦官,又担心经常和宦官作对会给家族、家庭带来祸害,于是,就不去赴任,称病回乡。

曹操出仕的第一个阶段就这样结束了。综观其表现,可以总结为执法如山,敢作敢为,果断勇猛,最大的特点就是和宦官作对。 这个现象很值得探究。作为宦官之后,他本可以依附于宦官集团轻松取得更大的官职、更多的利益。就像他能做骑都尉,靠的就是中常侍张让的举荐。但是他没有这样做,而是反其道而行之,态度坚决地与宦官集团为敌。 可以认为曹操是基于正义感和社会良知的驱使才这么做的,但政治人物的正义感和社会良知很功利,也很飘忽,说不太清楚。就事论事地说,这是他根据现实政治形势做出的一个重要选择,是时势使然。 当时正是二次党锢和因黄巾民变而解除党锢的时期,宦官集团对党人的迫害激起社会公愤,宦官也成了千夫所指的社会公害。解禁后的党人在何进、袁绍的组织下正在酝酿着激烈的反攻,并且形势明显有利于何进、袁绍。 这种形势要求曹操必须做出一个选择,究竟站在哪一边?曹操鲜明的与宦官集团为敌,就是要释放出反对宦官集团,支持何进、袁绍集团的强烈信号。

由于曹操的宦官家庭背景,他要向社会证明自己的清白就比别人要多用一份力,因此,棒杀蹇硕叔父、为党人鸣冤、罢免与宦官集团有联系的官吏等行为,都是以轰轰烈烈的霹雳手段来做,就是要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塑造一个与宦官集团彻底决裂的政治形象。 应该说曹操成功地达到了自己的政治目,这一阶段的努力为下一阶段的崛起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这时的曹操仍然没有很高远的政治理想,其想法是等天下太平后出来做一个太平官员,还声明可以为此隐居二十年。 曹操的能力在这个阶段也得到很好的表现,有作县令、国相的行政能力,也有明古学作议郎的参政议政能力,还有作骑都尉的领军能力,是个文武双全的复合型优秀人才。 为官末期能意识到自己的愤青行为可能危及家人,给家人家族带来祸害,才有所收敛,直到称病回乡,说明曹操已经积累了一些官场经验,不再那么莽撞,开始趋利避害。

再次出仕 曹操春夏读书,秋冬狩猎,自娱自乐的田园牧歌生活还没享受到一年,就被西北边章、韩遂起兵反叛汉朝的铁蹄踏破。汉中平五年(公元188年)八月,朝廷为镇压西北叛乱设立西园军,曹操被任命为八校尉之一的典军校尉。 曹操能当上典军校尉,除了曾有作骑都尉征讨黄巾的带兵经历和能力外,和袁绍的安排有很大的关系。 何进、袁绍当时正密谋诛宦官,揽朝政,在朝廷安插了许多党人。吸取窦武、陈蕃的经验教训,也安插了许多人在军队里掌握武装权力。八校尉中除蹇硕外,大多是与袁绍有关的党人成员。 虽然任命权在灵帝手里,但蹇硕、何进都有能力掌握推荐权。蹇硕不会推荐曹操,只有与曹操有关系的袁绍可以通过何进来安排曹操。 后来袁绍在皇宫大开杀戒屠杀宦官时,曹操则率兵前往何进府去围捕何进家人。这个行为可以直接证明曹操是听命于袁绍的,还可以间接证明何进也是袁绍要消灭的目标之一。

出逃洛阳 还未踏上征西的道路,意外的情况出现了。灵帝驾崩,董卓进京。袁绍苦心积虑计划的篡汉阴谋失败,出逃洛阳。曹操也跟随其后出逃。 其实董卓并没有为难曹操,还任命他为骁骑校尉。但忠于袁绍的曹操拒绝了这项任命,改名换姓化装潜逃出洛阳。 曹操逃亡的路上充满艰辛。经成皋(今河南省荥阳市西汜水镇虎牢关村西北故成皋城)出虎牢关,在这里留下一段至今仍然众说纷纭的公案,就是杀父亲昔日好友、也是推举自己为孝廉的吕伯奢一家八口之事,并且留下了那句为世人所诟病的“宁我负人,无人负我”的话。 此事真相如何,不得而知,现在多数研究者认为有可疑之处。 途经中牟县(今河南省中牟县)时,有一亭长以为他是从哪家大户逃亡出来的流民,就将他抓起来送到县里。碰巧县功曹认识曹操,并且知道曹操的身世背景,认为大乱之世拘押英杰不是明智之举,劝县令释放了曹操。

逃出中牟,曹操继续往陈留前行,途中遭遇了一场劫难,差点命丧黄泉。豫州牧黄琬服从董卓的命令,派兵缉拿曹操。曹操慌乱之中逃入好友秦邵之家。追兵破门而入,喝问谁是曹操,秦邵挺身而出冒名顶替。追兵也不认识曹操,就将秦邵带走杀害。 后来曹操为感激好友救命之恩,收留了秦邵的儿子秦真,改名曹真。有说曹操是为袁术兵所追杀,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当时袁绍兄弟关系还没破裂,还是同一阵营的战友,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地追杀曹操呢? 汉中平六年(公元189年)底,逃亡三个多月的曹操躲过追杀,历尽艰辛来到陈留郡己吾县(河南省商丘市宁陵县西南)。从洛阳到己吾县按现在的里程计算约为250公里,就算一天只走25公里,也只需要十天,曹操却走了一百多天,东躲西藏,为了维生,还到铁匠铺里去打过工,可见路程之艰辛。 陈留太守张邈是袁绍奔走之友之一,也是曹操的朋友,曹操终于可以安心地留下来了。

首举义兵 上帝关了一扇门,会开一扇窗。曹操虽然在逃亡途中险象环生,但在陈留却撞上了大运,得到陈留孝廉卫兹的资助,组建起一支五千人的队伍,在己吾拉起了讨董的大旗,是第一个公开武装讨董的人。 第二年加入关东联盟,率军进驻酸枣(今河南省新乡市延津县城西南),被袁绍任命为行奋武将军,一个临时的杂号将军。 卫兹,一个在三国中昙花一现的人物,可能许多人还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因为其死得太早,没能留下多少让人关注的重要事迹。 其实他应该算是一个影响了历史进程的重要人物,主要是他对时局的认识和对曹操起兵的资助。如果没有他的资助,曹操能不能在汉末乱世中立足并最终成就大业还很难说。 卫兹,字子许,陈留襄邑(今河南省睢县)人,有孝廉的功名,被车骑将军何苗辟举为官,后又跟随司徒杨彪。董卓之乱后回到故乡。 曹操到陈留后两人一见如故惺惺相惜。卫兹认为能够评定天下的人一定是曹操。曹操也非常看重卫兹,经常和他一起商讨天下大事。

卫兹认为天下大乱已经很久,不用武力难以平定,并且认为天下武力兴起的时间就在当下。这些见解无疑会给曹操以启迪,加深和开阔曹操对天下形势的认识。 卫兹对时局的认识不光停留在口头上,而是立即付诸实际。他家财丰厚,就以家财招募士兵,帮助曹操组建起了一支五千多人的队伍。 这支队伍由四部分人组成:第一部分,曹氏、夏侯氏家族亲兵; 第二部分,会稽人周颙受曹操之邀,带兵二千人跟随曹操,被曹操任用为军师。曹操兵败,周颙转跟袁绍,后被袁绍表为豫州刺史,与孙坚争夺豫州。其二哥周昂为九江太守,被袁术所攻,周颙前去相救,兵败回乡,被吴郡太守许贡杀死; 第三部分,就是卫兹散家财招募的士兵。 第四部分,曹操从己吾带兵赶赴酸枣时,中牟县人任峻以宗族及宾客家兵数百人加入。曹操大喜,表任峻为骑都尉,并把从妹嫁给任峻。

曹操第一个举兵讨董的功劳有一大半应该是卫兹的。有史家评价卫兹为“深见废兴,首赞弘谋”,十分精准。汉末时与此相似的行为还有糜竺资助刘备,周瑜资助孙策等。 曹操很幸运地拉起了一支队伍,加入了以袁绍为盟主的关东讨董联盟,进驻酸枣,准备讨伐董卓。这支五千人的队伍有没有和董卓交战,战果如何,下期再聊。(未完待续)(文中所有图片来自网络,侵删)原创不易,敬请关注,欢迎转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的知识库 » 最熟悉的陌生人——曹操(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