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的另一面:曹操是三国时期对老百姓最坏的人

作者兰台,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是的,大家没有看错,三国时代最坏的坏人分别是曹操。

传统历史观最不好的一点就是立场往往站在帝王将相、才子佳人角度去考虑问题,即使不得不提帝王将相之“恶”,也不忘补充一句:这是不得已而为之。

然而,事情真的是这样吗?

如果我们把东汉末年到三国这段时间的历史作为一个考察点,仔细梳理就能发现东汉末年最后的“赢家”曹操、刘备、孙权往往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他们都特别善于压榨和汲取民力。

用句大白话,曹操、刘备与孙权之所以能成为东汉末年群雄逐鹿的赢家,最大的原因是这三个人相比其他群雄,能更彻底的压榨和奴役自己势力范围内的民众。

这里我可以先用曹操与袁绍对比做样本,从唯物主义历史观角度看看曹操与袁绍,究竟谁才是更坏的人。

官渡之战前,北方最大的两股势力分别是袁绍与曹操。

袁绍主要占据青州,并州,冀州,幽州南部;曹操则拥有豫州,徐州,兖州,司隶,和荆州的南阳宛城和扬州的淮南大片土地。

虽然从领地面积上看,曹操比袁绍要更胜一筹,但是经过东汉末年战乱,曹操所拥有的的地盘大多比较残破。

反观袁绍,虽然河北地区在东汉大部分时间不算是汉帝国的核心州郡,但是经过东汉末年的战乱,河北作为偏远地区反而远离了战乱,成为东汉末年华夏地区经济以及农业中心地区:

冀州虽鄙,带甲百万,谷支十年。——《三国志·袁绍传》

也就是说,官渡之战前袁绍和曹操实际情况分别是袁绍虽然地盘比曹操小,但是他的地盘都是当时的精华;曹操虽然地盘比袁绍略大,但曹操所掌握大多数地区都很残破,人口也比较少。

那么,为什么领地残破、人口稀少的曹操能获得官渡之战最终的胜利?从宏观看,原因只有一条:曹操比袁绍更能压榨和汲取民力。

当然,不是说袁绍不压榨和汲取民力,只是因为河北地区经济和农业发展都很好,袁绍没有像曹操那么疯狂的盘剥民众:

绍既兴兵,涉历二年,不恤国难,广自封殖,乃多以资粮专为不急,割剥富室,收考责钱,百姓吁嗟,莫不痛怨,绍罪四也。——《三国志·公孙瓒传》

但是有一点可以明确,袁绍治理河北时,剥削程度比后来的曹操要轻得多,因为曹操在公元205年水淹并且屠戮邺城后,全面占据河北之地后立刻宣布在河北废除旧汉赋税收取制度,改行新法:

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袁氏之治也。使豪强擅恣,亲戚兼并;下民贫弱,代出租赋;炫鬻家财,不足应命;审配宗族,至于藏匿罪人,为逋逃主。欲望百姓亲附,甲兵强盛,岂可得邪!其收田租亩四升,户出绢二匹丝二斤而已,他不得擅兴发。郡国守相明检察之,无令强民有所隐藏而弱民兼赋也。——《三国志·魏志·武帝记》

曹操颁布的《收田租令》看上去似乎在指责袁绍把河北搞得一塌糊涂,但是里面却大有玄机。

比如他指责袁绍治理下的河北豪强“代出租赋,炫鬻家财”,目的是“欲望百姓亲附”。

而他的《收田租令》更是废黜了袁绍所实行的东汉旧制,改行新制,这就是“收田租亩四升,户出绢二匹丝二斤而已”,看这公文的行文,似乎曹操公布的新税制很轻,但事实恰好相反,曹操在河北颁布的新税制对民众的盘剥远远超过了袁绍。

根据余鹏飞先生的《三国经济史》以及《论曹魏租调制中的田租问题》学术论文披露,曹操所实行的“收田租亩四升,户出绢二匹丝二斤”无论是田租还是户调都大大高于东汉旧制。

曹操的每户“出绢二匹丝二斤”的户调已经是东汉口钱与算钱的四—五倍,绢二匹丝二斤即使在东汉末年也可以折合粟十四石,而田租则改东汉“三十税一”为“十税一”。

也就是说,曹操《收田租令》表面上是减轻河北地区民众的负担,但实际却大大增加了河北地区民众的负担。

而且根据《论曹魏租调制中的田租问题》论文披露,这种新税制早在官渡之战前就已经在曹操统治区域普遍实行了。

事实上郭嘉在官渡之战前分析曹操与袁绍各自优缺点上,也指出了袁绍在统治上是比曹操更“宽松”的。

汉末政失於宽,绍以宽济宽,故不摄,公纠之以猛而上下知制,此治胜三也。——《三国志·郭嘉传》

当然,这只是曹操对自耕农的盘剥,曹操真正残酷盘剥体现在军屯以及民屯上。

曹魏的民屯,其本质就是彻彻底底的农奴制度,一旦成为曹魏的屯民,那么终生就是屯民,不但毫无人身自由,更有甚者必须世代接受军事化管理,不能随意迁移。

曹操的屯民必须把收获的五成(不使用官牛)乃至六成上缴给曹魏朝廷,而且还必须无条件服从曹魏下派的各种徭役,在战时甚至还要变成士兵参战。

曹操民屯对民众的残酷压榨,可谓是四海驰名,曹操每次在领地内实行民屯都会导致民屯老百姓逃亡。

是时新募民开屯田,民不乐,多逃亡。——《三国志·袁涣传》

更有甚至,非曹操势力范围老百姓听说曹操大军来征讨,都争相逃亡,看到这里大家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是的,曹操进攻荆州时,跟着刘备逃亡的十几万民众与其说是感佩刘备的仁德,不如说畏惧曹操的残暴。

事实上这还真不是个别现象,公元213年,曹操南征孙权不利,于是迁江淮老百姓回河南去做“屯民”,江淮老百姓选择逃亡江南投奔孙权,按照史料记载足足有十余万人之多。

曹操的民屯已经够残酷了,但是军屯比民团还要残酷。曹操建立了一套以屯田士兵妻子儿女为人质的“士家制度”,还颁布了可以说是残暴的《士亡法》,规定如果屯田士兵逃亡,那么就会杀掉这些士兵留在军屯的妻子和儿女,乃至灭族。

时天下草创,多逋逃,故重士亡法,罪及妻子。——《三国志·魏志·卢毓传》

实际上曹操在讨伐袁谭时,因为河流结冰不能通船,于是曹操就强行命令老百姓凿冰通船,结果引发了河北当地民众大规模的逃亡,而针对民众逃亡,曹操不是反躬自省,反而颁布残酷的法令:这些逃亡的民众一旦被抓获,一律处死。

初讨谭时,民亡椎冰,令不得降。——《三国志·魏志·武帝纪》

综上所述,很显然,曹操与袁绍相比,曹操比袁绍要残暴的多,对民众的盘剥也要厉害得多。

有人也许会说,这是曹操为了统一北方不得不如此做。

可站在后人的角度看,为什么一定要让曹操统一北方?为什么不能是对民众更友好的袁绍统一北方?

当然,肯定有朋友会反驳说,真实历史里曹操打败了袁绍,就是曹操统一了北方。

我当然承认这种观点是正确的,但是这和我最开始的主张并不矛盾:

东汉末年群雄逐鹿,真正的胜利者不是对民众更友好的一方,而是更能有效盘剥、压榨、汲取民力的一方。

所以,从这个角度出发,曹操才是东汉末年到三国时期这一历史阶段最坏,盘剥压榨民众最厉害的历史人物。

相比之下,袁绍对民众要温和得多。

END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的知识库 » 三国的另一面:曹操是三国时期对老百姓最坏的人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