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史》:王羲之的生平事迹,“书圣”是如何炼成的?

这一篇,我们来读一下王羲之的生平事迹。

这很重要,一个人,被后世称为“书圣”,只要是有志于书法学习的朋友,就有必要详细了解王羲之的生平,了解“书圣”是如何炼成的。

一、出身名门

王羲之出生于著名的簪缨世家——琅邪王氏。让我们来看一下他这一族有多厉害:

他是西汉名臣王吉的十世孙。他的曾祖父王览,是西晋宗正、光禄大夫;祖父王正是西晋尚书郎,奶奶是晋元帝姨母;他的父亲王旷是东晋淮南太守(实际上也是首倡过江之议的东晋开国元勋),伯父是王导(东晋开国功臣、宰相),叔父是王敦(东晋宰相)、王廙(东晋骠骑将军)、王彬(东晋卫将军);他的岳父郗鉴是东晋太尉。

所以,王羲之的出身不是一般的名门,而是在东晋“王与马共天下”的大环境下的最大的名门。

他的书法,启蒙期即获得父亲王旷,叔父王廙的亲自指导,更从伯父王手里获得锺繇的真迹《宣示表》,从叔父王廙手里获得索靖《七月廿六日帖》等,此外童年时又得卫夫人的亲传……

你看,王羲之的书法是真正“赢在起跑线”的。他成为“书圣”的原因,本来就有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优越条件。

据载,童年的王羲之本来天性活泼,只是随着后来的种种变故,他才变成了一个《晋书·王羲之传》记载的“……讷于言”的人。

二、变故

第一个变故,来源于南渡。琅邪王氏南渡是在后匪横行的国度里举家迁徒。在南渡路上,王羲之第一次受惊(或者是因为兵祸,或者是因为匪祸,总之,他或许第一次经历了生死的考验)发了癫痫病(很多艺术天才有癫痫病,比如梵高),他的家族没有癫痫遗传,所以史书和资料一般认为他是受了惊吓。

第二个变故,来源于父亲王旷之死。《晋书·惠帝纪》记载:“309年,“刘元海遣子(刘)聪及王弥寇上党,围壶关。并州刺史刘琨使兵救之,为聪所败。”于是,当时掌握朝政的司马越派王旷去救壶关(目的很明确,是为一削弱司马睿的实力,因为王旷是司马睿的人),310年,王旷率军与刘聪战于上党。

最后王旷全军覆没,奇怪的是,王旷从此下落不明(或死或降或隐,历史没有记载)。总之,王羲之的父亲就这奇怪的“离世”了。

我们猜想,失去父亲的打击或许才是王羲之真正变得“讷于言”的性格改变的主要原因,因为,这一年,他才七岁,是真正的“少年失怙”,“幼年丧父”是人生大不幸,他遇上了。

第三个变故,来源于“诣台待罪”。还没完,还有变故打击在后面。公元322年,王羲之的叔父王敦以“清君侧”的名义从武昌起兵攻健康(这实际上是造反),于是朝中有尽诛王氏之议。在朝的王导(时为大司空)为了表示忠君,也为了表示在京王氏一千多口人的清白,每日率领王家未起家的成年男子一起去皇室大门前跪伏请罪,等候发落。

王羲之这年已经成年,也在请罪人群之中,寒风之中(二月天)长跪,待罪的生死未卜,世人的鄙夷和冷眼,给了王羲之又一次人生打击。

这次变故可能给王羲之带来最沉重的性格影响,后来,他多次推辞在京任职的征召和苦求外放的兴措,大概都来源于这次变故带来的心理投射。

三、闻名于“牛心炙”

既然是“王与马共天下”,而王氏家族子弟众多,何以王羲之名闻天下呢?

《世说新语·汰侈》(要了解魏晋人物,《世说新语》这本书很重要)记载了一件事:

王右军少时,在周侯末座,割牛心噉之,于此改观。

“牛心炙”,是东晋时期名门世家最看重的珍贵食物,《世说新语》另载的王恺“八百里驳”牛心炙指的也是这种食物。这一年,王羲之十三岁,周頭是当世名士,当周頭这样对待一位居于“末座”的少年时,这位少年是谁,他为什么会获得周頭高看一眼呢?当世之人,或许大多都有考虑这个问题吧。

也就是从这件事起,王羲之名声显扬了。

后来,王羲之成年,“辩赡,以骨鲠称”(《晋书·王羲之传》,下同)。就是说成年之后的王羲之说话条理清楚,理由充足,以性格刚直著称于世。再加上王羲之又得到操持东晋权柄的王导、王敦的器重,王羲之很快就名满天下了。

四、坦腹东床又闻名

大约二十三岁时,王羲之出仕,为秘书郎;大约二十七岁时,王导出于政治需要,需要结缓郗鉴以对抗庾亮,而流民帅(司马睿南渡后,一些汉族豪强为图自保而招募流民,蓄养私兵,被称为“流民帅”)的郗鉴当然乐见其成,最好的办法就是联姻,于是选婿,选来选去,郗鉴偏偏选了以“东床坦腹”的随便态度来应付郗家郑重其事择婿的王羲之,这个择婿过程,后世一直传为佳话,以致于“东床坦腹”后来发展为成语,代指女婿。

记载详细的见《世说新语·雅量》:

郗太傅在京口,遣门生与王丞相书,求女婿。丞相语郗信:“君往东厢,任意选之。”门生归,白郗曰:“王家诸郎,亦皆可嘉,闻来觅婿,咸自矜持。唯有一郎,在床上坦腹卧,如不闻。”郗公云:“正此好!”访之,乃是逸少,因嫁女与焉。

别的子弟都拘谨,就王羲之不当回事,其实这正是他雅量高致的地方,身出名门,却又不汲汲于名利。

五、“三权交攻”的政治漩涡

公元334年,庾亮地位攀升,移镇武昌,王羲之应庾亮征辟,入征西将军府任参军,后升任长史。

公元338年,东晋王朝形成由王导、郗鉴、庾亮共同主政的局面:王导为太傅,主持中枢;郗鉴镇京口,挟持下游;庾亮镇武昌,控御上游。这样“三权交攻”,互相牵制,有利于实力虚弱的司马氏皇室。

悲催的是,这样的情况下,王羲之处在了“三权交攻”的政治漩涡,他是王导的侄子,又是郗鉴的女婿,又是庾亮的部属。直至340年三巨头相继去世(王、郗是339年去世,庾是340年去世),这种情况才得到缓解,之前,王羲之一直处在三权交攻的极限拉扯之中。

注意,这也对王羲之的人格形成有极深的影响。压抑和磨难对于他的艺术思维是有深切的影响的。因为书法艺术的节奏就象生活,没有浓墨重彩,就衬托不出云淡风轻,只有这样,人们才会有情绪需要表达,才会有书法艺术表达时的粗细、疏密、浓淡、正欹。

也正是这个原因,就是在这一段时期和以后的一段时期,王羲之才书艺大成(书法家的艺术成就是需要他经历过世家冷暖和悲欣打磨的)。据载,晋康帝建元年间(343-344),王羲之书名大盛,最后到了朝野争效的地步,以至于庾氏子弟也舍家法而效之,时任荆州刺史、征西将军的庾翼,书名本在王羲之之上,当他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大为不满,修书部下、斥责家门弟子效法王羲之的举动为“贱家鸡爱野鹜”,甚至场言要跟王羲之比个高低。只不过,不久的345年,庾翼就去世了,这个愿望最终没有实现。

此后王羲之终于获得了外放的委派,他一直在努力外派,“诣台待罪”给他带来的心理影响是终身的(或许远离政局中心,才会使他心理上获得“安全感”)。大约在公元351年,会稽内史王述丧母,离职守丧,王羲之补缺,离都赴会稽任内史,亦领兵,军号右军将军。“王右军”由此而来!

六、兰亭集会

公元353年春,王羲之召集了筑室东土的名士、属官如谢安、郗昙、陈绰、孙统、许询、支遁、谢胜、徐丰之及家族子弟凡四十一人,在山阴的兰亭举行了一次雅集,这就是东晋时期有名的“兰亭之会”。

这是一次借三月初三在水边“洗濯祓除宿垢”的古老风俗,邀集亲朋相聚的盛会。这当然属于王羲之“云淡风轻”的时光,这与他之前生命中的纠结相互映照。

当然,也就是这次雅集,诞生了中国书法史上最知名的书法作品《兰亭集序》,如其所载,兰亭“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当时“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众人列坐曲水之旁,作“流觞曲水”的禊饮歌诗之戏。那一天,有二十六人赋有诗作,有十人不能作诗,罚酒各三斗,王羲之的《兰亭集序》记载的正是这日的盛况。

《兰亭集序》是书文并美的作品,吴楚材吴调侯的古文观止》称其:“通篇着眼在‘死生’二字。只为当时士大夫务清谈,鲜实效。一死生而齐彭疡,无经济大略,故触景兴怀,俯仰若有余病,但逸少旷达人,故虽苍凉感叹之中,自有无穷逸趣。”这个评价是恰当的。

《兰亭集序》的书法也被后人称为“天下第一行书”。当然,王羲之的书法成就远不止于《兰亭集序》,他还有太多的经典作品,不过,那是后面章节要讨论的内容了。

七、服食的晚年

“服食”是王羲之晚年生活的重要内容。

“服食”又名“服饵”,指服食药物以养生。道教经典认为,世间和非世间的某些药物,人吃了可以祛病延年,乃至长生不死。葛洪引《神农四经》说:“上药令人身安命延,升为天神,中药养性,下药除病”。道士在这种信念的驱动下,在实践中逐渐积累起一套采集、制作和服食长生药(即他们说的上药)的方术,即为“服食术”。

到魏,名士何晏不仅自己服食,还大力倡导服食“五石散”,服食开始在名士中流行,关于“五石散”中的“五石”,葛洪所述为“丹砂雄黄白矾曾青、慈石也”,隋代名医巢元方则认为是“钟乳硫黄、白石英、紫石英、赤石”,各种说法都有……

尽管所谓的“五石”配方各不相同,但其药性基本上都是燥热、洪烈,服食之后使人全身发热,并产生一种迷幻的短期效应(也正是这个原因,魏晋名士中有很多坦胸露腹的描写,其实是在“发散”药性),这实际上是一种慢性中毒。

传说何晏服了五石散后,顿觉神明开朗,体力增强,在他的带动下,“五石散”广为流传。王羲之所谓的“服食”,其实就是服用“五石散”这一类药物。

王羲之欲求长生和生理的快感而服食,然而服药后行散发热的快感并不能持久,相反,种种负作用引发了病痛,时时缠绕着他,又使他更加依赖服食来解救。久而久之,恶性循环,最终到了无力自拔的地步。

公元361年,王羲之病逝,享年五十九岁。

下一篇,我们读王羲之的书法师承。

(【跟着布丁读书法史】之60,部分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版权方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的知识库 » 《中国书法史》:王羲之的生平事迹,“书圣”是如何炼成的?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