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语堂的《武则天正传》:不完美的武皇,精彩的书

《武则天正传》让我对林语堂大为改观,原来他也可以这么”刻薄毒舌“。上次读林语堂的作品,看的是《苏东坡传》,大诗人的一生或许有大起大落,但是在林语堂浓厚的崇拜情绪下,十分乏味,读来十分煎熬。

和苏东坡相比,林语堂显然对武皇缺乏好感。多次直言她是一个极大的恶人(“可是她的罪恶却非常伟大,不比寻常”)。

武后比起太宗皇帝来,则颇为自信,对百姓,则不甚顾虑。在高宗乾封元年正月,发现日食,武后依然欢乐如常,不以为意。本文在此所以不惜笔墨,追述太宗皇帝对封禅之看法,正要表示太宗宗教情感之虔诚,此种虔诚之情感,才是真纯无上之宗教情感。后文描述武后在佛教上之奇行怪举,正是宗教上最低劣之行为。太宗、武后之间,有若干点可以比照,举来也甚为方便。太宗为男,武后为女,二人都竭力开创一个朝代。太宗雄才大略,众望所归;武后在才略方面,堪与太宗比肩。唯太宗之伟大具有道德之崇高价值;若以伟大二字之常义论,武后实不足以当伟大二字之义,可是她的罪恶却非常伟大,不比寻常。

虽然单凭才智和心智,她可与太宗比肩,然而武皇大开杀戒,迫害忠良的罪行罄竹难书。从阅读体验来说,却是非常的有意思。真不愧是历史上唯一的女皇,这一生有那么多的波澜。这本书中特别有趣的部分,武皇的上位史与称帝前后的宫闱秘事,也是普通读者如我最爱读的那类八卦故事,都写的十分直白乃至于露骨,读来令人啧啧称奇。

武后和大和尚真是天生的一对。不但对佛教一味胡乱冲撞,而且都是想入非非,乐此不疲。冯小宝现在又杜撰神话,他说武后是弥勒佛转生,与佛学并无关系,虽然弥勒佛是来世之佛,阿弥陀佛是往世之佛,这也是毫无关系的。可是为什么不说武后是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或是释迦牟尼呢?也有一个理由。因为一般人都以为弥勒佛是笑佛。懈怠舒服地坐着,又肥胖又风流,大腹便便,纯粹是肉欲满足的象征。在大和尚冯小宝很多次和武后坐在一起的时候,一定忽然看出了世界赤裸的真相,没有丝毫感觉的虚幻。他曾经看见武后的大肚子,在他肉欲与宗教交织的狂想中,武后就与大肚子弥勒佛合而为一了。他当然崇拜大肚子袒在腿上的弥勒佛,而且弥勒佛笑眯眯的。武后倘若是佛的转生,一定就是笑眯眯的大肚子弥勒佛了。冯小宝这位大方丈现在正令十个和尚编著一部新的佛经。在这部新佛经上,记载着弥勒佛是怎样由于对人类无限的慈悲,毅然决定再转生为武则天。这件事后来曾由武则天郑重其事地诏告天下。

武后坐在万象神宫里,大佛坐在天堂里,而大和尚为两方通消息。万象神宫与天堂是象征精神上的奇变,这种奇变是敏感的,又灿烂又阴淡,又神圣又平凡,虔敬与色情相结,性欲与宗教合一。万象神宫其实只是武后的闺阃,当然是富丽堂皇无以复加了。武后正在权高位崇,享尽人间的福气,天堂就在她的宫里,她在富贵荣华声威显赫之中陶醉得骨软筋酥了。

大和尚冯小宝现在狂得不得了,披着方丈的袈裟,紫绸紫缎,飘飘若仙,人行彩云之上,心中以为自己已经达到尘世荣耀的顶点。公卿大臣都匍匐在他膝下,国帑任凭他花用。万象神宫及天堂竣工之后,武后封他为左威卫大将军梁国公。这有何不可呢?女人凭她的花容月貌既然可以成为一品夫人,那么,只要皇帝是妇女之身,男人凭其雄伟之势,难道就不能取王公之位吗?在上元节大放花灯之时,这位梁国公大和尚装了十车银子,向宫殿外面的广场上扔,扔给那些男男女女的。他这是开佛教里的“无遮大会”,这时人无分男女,无分贫富,无分贵贱,芸芸众生,无遮无碍,都平等了。

读这本书的时候我总结出了一个规律:好看的传记作品,作者本人的感情色彩不可以过分浓郁。

一旦作者本人的感情浓度超出了他的写作能力,读者便无法与作者产生共鸣。林语堂写苏东坡便是如此,他太喜欢苏东坡了,以至于苏东坡传本身变得那么无聊。是的,苏东坡是个伟人,也是个天才,但是当我去阅读他的一生,其实更希望看到一个活生生会呼吸的人,而不是一个完美的面具。

林语堂显然没有做到这一点。他给苏东坡人生的每个瞬间都涂满了高光,这些高光就像是现在影视剧泛滥的美白磨皮滤镜,让人倍感无趣。与之形成对比的,在苏东坡传中提到了苏东坡时代的另一位伟人——王安石,就显得有血有肉多了。作者显然不欣赏王安石,但是不得不说王安石在他的笔下反而更有魅力。

或许我应该感谢林语堂不爱武则天,才有了这样一本精彩的书。之前自己也只是从一些影视动画作品(神探狄仁杰,大理寺日志等)中了解武则天,这本书算是读的第一本关于她的正史。推荐对这段历史感兴趣的人去读一读,你会见到一个独树一帜的、真实而残酷的王者政治家。

喜欢这篇文章的话,请帮我点赞/收藏/转发/评论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的知识库 » 林语堂的《武则天正传》:不完美的武皇,精彩的书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