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豌豆”关汉卿:医者仁心、戏文涤魂,以铿锵戏曲挥洒惊世才华

医者仁心,戏文涤魂。

关汉卿广为人知的是他的戏文成就,如自诩风流才子:我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响珰珰一粒铜豌豆。

这几句像是自嘲,也像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毫不客气挥洒才华。

幼时的关汉卿,传说他是关云长的后世。对于义气云天的桃园三结义有着少年人的向往,也想挥刀立马斩天下,他对创造这辉煌的先祖关云长好不崇敬。父亲将儿子的目光引向了史书典籍,读了这些才能像先祖一样出人头地,成名拜官,成就一番功业。

谁不想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他为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勤读书,习儒业,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

巧来不巧,关汉卿的文化水平在乡里乡间闻名遐迩,有戏班子想排关云长的大戏,就找到了关汉卿。他自小对关云长的故事耳语目染,连忙答应了下来。于是一连数日,关汉卿笔耕不缀。关云长独驾一叶小舟前去赴会,他胆战心惊;关云长愤怒质问鲁肃,他好不痛快;关云长冲出暗伏的兵卒,他轻松惬意。《关大王单刀会》终于全部完成了。给戏班子的人看,也是连连叫好。

不出意外,这出戏一炮而红,一上映就受到了广泛关注。尤其是那句“急切里倒不了俺汉家节”,让台下的观众感同身受,不能自已。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关汉卿在戏文上的天分可见一斑。

虽然父母一心期盼他能考中功名,关汉卿却没有退出写戏的心思,写戏给他带来了无穷的乐趣,也让他感到自己的价值所在,他在《南吕·一枝花·不伏老》中,关汉卿写道:“我也会围棋,会蹴鞠,会打围,会歌舞,会吹弹,会咽作,会吟诗,会双陆。”虽然他心里想着进入仕途,然而,美梦惊醒,却是平地一声雷;山河仍在,却已易主。

他拿起了笔,为民众发出呐喊!或许文学才是他的主场,写作才是归属。

他虽然没有用官府的职位惩恶扬善,没有如最初的心愿那样入仕做官,但用医术治好了百姓的疾病,又用戏文洗涤了他们的灵魂。如关汉卿这般天资聪颖,勤奋努力,读经,读到窗纸透明;诵诗,诵得鸦雀闻声。

元代的编剧和现在的地位那是天上地下,不可同日而语。三教九流里面,戏子是被人最不齿的,是最下等的,自然那些给戏子提供台本的编剧地位自然也不会高到哪里去,元朝对汉文人也不甚重用,做官为百姓做事的机会也少。

所以说,关汉卿选择的是一条,对自己而言充满乐趣的道路。

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如果是写诗赋词还能说是文人雅兴,戏曲小说在他们看来则是登不得大雅之堂的雕虫小技,当然关汉卿不甚在意,在勾栏中自得其乐。在铿锵戏曲中挥洒才华,在生旦净丑中扮演生命的主角。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的知识库 » “铜豌豆”关汉卿:医者仁心、戏文涤魂,以铿锵戏曲挥洒惊世才华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