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性德非死不可的八大理由

若有诗词藏于心,岁月从不败美人

后台回复日期如0824,获取当日诗词日历

今日优课,点击收听→两个月学会诗词写作

大约十年前,看过一本当时很主流的女作家的书,她在解读纳兰词前,说了一番话,大意是说她爱纳兰,也恨纳兰,恨纳兰的不经世事,像娇花软柳似的,经不起风雨消磨。

他明明是命运的宠儿,拥有了世间一切令人艳羡的资本:

1.显赫高贵的家世;

2.惊人眼目的才气

3.刻骨铭心的初恋

4.贤淑大度的妻子

5.婉转温存的妾氏

6.相待极厚的朋友

却把自己活得凄风苦雨,争教不成灰?

当时的我,还不会思考,对于她所列举的所谓一切令人艳羡的资本,深以为然,觉得这纳兰,有点孱弱,甚至有点矫情。

可慢慢的,拨开这些繁花似锦的资本,我看到有黑雾弥漫,黑雾后,暗红的血色在显露,在膨胀,然后我看到了纳兰,非死不可、难以逃离的命运。

每一个所谓的令人艳羡的资本,都变成了刺向他胸口的尖刀。

看似显赫实则拖累的家世

文青们大抵都知道纳兰是康熙亲爱的表弟,是超级大权臣纳兰明珠的嫡长子,而且纳兰的母亲是尊贵的爱新觉罗氏。

可是,鲜少有人知道,纳兰的曾祖父—–叶赫部首领金台什,曾经被努尔哈赤绞杀。虽然在这之前,金台什的妹妹孟古格格已经嫁给了努尔哈赤,并生下了皇太极,可惜政治从来都不是温情脉脉的。

更要命的是母亲这一脉,她姓氏中的爱新觉罗从何而来?她的父亲是努尔哈赤第十二子,英亲王阿济格。如果说阿济格还不能让你意识到问题何在,那再补充一个,阿济格是多尔衮同胞哥哥,同为阿巴亥所生。

多尔衮摄政多年,顺治的怨恨有多严重?多尔衮死后两个月,顺治帝清算,剥夺其一切封号,甚至到了掘坟曝尸的程度。当然,阿济格也被削去爵位,幽禁,然后赐死。

再往后看,在纳兰死后三年,他的父亲纳兰明珠被清算,倒台,此后二十年碌碌无为,安心等死,这也算是康熙的仁主风范了。较之纳兰的女婿年羹尧,罗列九十二条大罪被赐死,或者较之后来乾隆对纳兰性德泼的脏水(后文会说),纳兰明珠都是个幸运儿。

闲扯上面的种种无非是想说明一个事实,从努尔哈赤到皇太极,从顺治到康熙到雍正再到乾隆,没有哪个皇帝是发自内心的把纳兰家当做自己人的,始终有所提防,认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正是这点怀疑,导致了纳兰一生最大的悲剧。

无法经国用世的满腹才华

这个最大的悲剧,就是某女作家说的资本之二,惊人眼目的才华。古人喜欢歌咏王昭君,原因何在?女子美貌而不见宠于君王,和文士有才却不见用于君王,是同一种悲哀。当你不能被君王正确使用时,你的才华越大,你的悲剧就越大。

纳兰理想中的职业是什么呢?我做了一些猜测。

第一志愿,定疆大吏。武能“上马驰猎”文能“据鞍占诗”的纳兰,是胸怀济国安民的理想的,“竟须将,银河亲挽,普天一洗”。在三藩叛乱之时,他更是请求出征平叛,被康熙拒绝。他后来在给严绳孙的诗中叹道“平生纵有英雄血,无由一溅荆江水”

第二志愿,翰林编修。纳兰毕竟是文人心性,如果有一份校书正典,著经修史的工作,纳兰也还是能实现自我价值的。

第三志愿,州县小吏。深入到民众间去,做些踏实而琐碎的工作,有点闲钱,同时,有点闲暇,在江湖之远和庙堂之高的中间地带,诗酒悠游,广结豪客。

而现实中,纳兰却做着他最不愿意的工作—奴才。作为表哥康熙身边的侍卫,他做着鞍前马后的打杂工作,“君日侍上所,所巡幸无近远必从”,旁人眼中的美差,君王手中无上的恩典,在清高的纳兰看来,却是口不能言的痛苦,何况伴君如伴虎,时有履冰之险。

在后来给顾贞观的信中,纳兰颓废,“比来执役鞍马间,益觉疲顿不堪,从前壮志,消磨殆尽”。

在《长安行》中,纳兰愤懑,“世无伯乐谁相识, 骅骝日暮空长嘶,我亦忧时人,志欲吞鲸鲵。请君勿复言,此道弃如遗”

求而不得的刻骨初恋

那绰约在书卷中隐秘的初恋,是表妹还是丫鬟已经不重要。

初逢是那般美好“蓦地一相逢, 心事眼波难定。”

情到深处时,“风波狭路倍怜卿”窈窕身影偎人,一握香荑。

分别之后,“急雪乍翻香阁絮, 轻风吹到胆瓶梅 ,心字已成灰”

到后来,只剩回忆,“忆来何事最销魂,第一枝折花样法画罗裙。”

纳兰记住了这第一次情伤,从今后,他不打算再敞开怀抱,“花丛冷眼”。

恩爱中绝的知心爱人

可纳兰偏偏又遇上了贤淑大度的妻子卢氏。她用活泼善良和满腔的爱意,渐渐让纳兰冰冷的心回温—“无限深情为郎尽,一身才易数篇诗”。

纳兰迎来了短暂的春天。两个人“赌书消得泼茶香”“并吹红雨,同倚斜阳”“花径里,戏捉迷藏”惹下萧萧井梧叶。

就在纳兰感激于苍天垂怜让他复生之时,命运又一次翻云覆雨。卢氏产后沉疴不起,不久离世。

这往后八年的追悔和回忆的血泪悼亡词中,纳兰几乎耗尽了元气。

“愿指魂兮识路 ,教寻梦也回廊”等着她回来。

“咽泪却无声,只想从前悔薄情””方悔从前真草草,等闲看”他懊悔回应的太慢了。

“为伊判作梦中人, 长向画图清夜唤真真。”“若似月轮终皎洁 ,不辞冰雪为卿热”“手写香台金字经,唯愿结来生”他奢望。

“风雨消磨生死别, 似曾相识只孤檠 ,情在不能醒。”“瘦尽十年花骨”“背灯和月就花阴 ,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十一年前梦一场”他耽溺,不能醒。

“当时只道是寻常”他仿佛看透了一切,也仿佛放下了一切,只是心不再有生机,宛然一段枯木,等待他最后的燃烧。

俗世难容的红颜知己

纳兰三十岁时,他说出了“从前壮志,消磨殆尽”的无奈。又在给顾贞观的手书中说道“弟胸中块垒,非酒可浇,庶几得慧心人,,以晤言消之而已.沦落之余,久欲葬身柔乡.”纳兰天真的认为,卢氏可以抚平自己初恋的创伤,现在是不是有另一个慧心人,来让他从感情无托和理想落空的危险状态中复苏。

于是秋天里,顾贞观带着江南才女沈宛来到京城。

在顾贞观引荐沈宛的时候,纳兰的心里有了一丝久违的温暖和涟漪,“相逢不语 ,一朵芙蓉著秋雨 。小晕红潮 ,斜溜鬟心只凤翘。”

年底,纳兰纳沈宛为妾,府外安置。纳兰心里虽欢喜也是静静的,不再炽热,“红绵粉冷枕函偏,相看好处却无言”他有时候甚至觉得,这不是爱情那种偏激的感情,更像一种惺惺相惜的知音之感。像两只离群的孤雁,在深广的高空里错羽而过,照见了自己的清高。

也正是两个人的清高和骄傲,注定了他们只能错羽而过。

沈宛虽是才女,但是从纳兰为沈宛写的许多词作来看,沈宛也许出于风尘。如“十八年来堕世间”“紫玉钗斜灯影背”用霍小玉典。“从今负尽扫眉才”“枇杷花底校书人”用薛涛典。身份不言而喻了。

所以沈宛注定只能当一个外室。纳兰在和家人的斗争中和对沈宛的愧疚中,愈发沉默了,去见沈宛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沈宛的骄傲,在等待中折羽,她写下了一首《菩萨蛮,忆旧》“雁书蝶梦皆成杳,云窗月户人声悄。记得画楼东,归骢系月中。醒来灯未灭,心事和谁说。只有旧罗裳,偷沾泪两行。”

春天时候,虽然纳兰挽留“索性不还家,落残红杏花”,可是她知道,该走了,他的心里,有另一个人。“相看仍似客,但道休相忆。”

纳兰明明知道,她再也不会回来了,却强自宽慰,重约佳期。“情知此后来无计 ,强说欢期”

遭受诟病的文人结交

沈宛是春天回江南的,不等春花落尽,纳兰就与世长辞了。难道他身边的所有志同道合的江南文人集团,都无法抚慰他的伤痛吗。

一言难尽。纳兰的基友团中,顾贞观,朱彝尊,严绳孙,陈维崧,姜宸英,还有恩师徐乾学,都是誉满江南的大才子。这些人与他结交,自然少不了被非议,攀附富贵,道德沦丧。

而纳兰,则被指责为,豢养门客才人,以达到盗名欺世的目的。比如在纳兰编出《通志堂经解》后,当时就有一种社会舆论,认为此书,主要是他的老师徐乾学出力,他的基友们帮衬,纳兰顶多出钱了而已。

乃至于许多年后,乾隆帝都颁布上谕,认定了这个毫无证据的说法。

而当时的纳兰对此,在他的成名作《金缕曲》中,是这么说的:“且由他、娥眉谣诼,古今同忌。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

可是对于此事,纳兰的内心,应该是有伤痕的,“中坐波涛,眼前冷暖,多少人难语”。

难以支撑理想的孱弱身体

最让纳兰痛苦的,是多病的身体,支撑不了理想行进的路程。

二十八岁时,纳兰获得了一次难得的政治宣抚之机,奉旨觇梭轮诸羌,最后虽然圆满完成了任务,却让疲惫不堪的纳兰,病向深秋,“卢龙风景白人头,药炉烟里,支枕听河流”“黄昏又听城头角,病起心情恶”,而这病,并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却正是困扰了纳兰一生最后也带走他的寒疾。

锐感多情的诗人天性

如果以上的痛楚,加诸在普通人的身上,也许还有一线生机。致命的是,纳兰锐感多情的诗人天性。在诗人的骨子里,原本就有兴托无端的哀愁与痛苦,有与生俱来的悲剧情节。有丰富无比的情感。

纳兰深情,在他的三段感情中可见一斑。

纳兰悲慨,在出使塞外的途中,他留下了许多雄浑壮阔的词作,如“今古河山无定据,画角声中 牧马频来去 。满目荒凉谁可语, 西风吹老丹枫树”“万丈穹庐人醉,星影摇摇欲坠”更留下了几十首咏史和拟古诗。

纳兰真挚,洒脱直白,赤子心肠。如“青眼高歌俱未老,向尊前,拭尽英雄泪,君不见,月如水,共君今夜须沉醉。”,“情深我自判憔悴,转丁宁,香怜易爇,玉怜轻碎,羡杀软红尘里客,一味醉生梦死。歌与哭,任猜何意。决塞生还吴季子,算眼前,此外皆闲事。知我者,梁汾耳。”“谁复留君住?叹人生,几番离合,便成迟暮。”

“多情自古原多病”,对朋友,对爱人,对国家,都是如此孤注一掷的深情,便注定逃脱不了情深不寿的命运,痛彻心扉的爱与痛,已将纳兰的生命燃放殆尽,在缠绵和深沉的爱中忧伤,在病痛和矛盾的侵犯中无力抵挡,然后红尘梦醒,在两棵夜合树下,他喝下一杯已经冷却的酒,等待最后的结局。

也是5月30日,妻子卢氏的离开的日子,纳兰已七日不汗,他心中灼热的百般情感煎熬着他的情思,炙烤着他的五脏。他如一座滚烫的火山,他仿佛有千言万语,却无力再开口。

然后,火焰熄灭。他解脱了。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飘飘何似,古典文化骨灰粉,藏锋不仕撰稿人。若问飘飘何所似,慕侠慕狂慕名士,亦仙亦幻依温文。有任何问题请加诗词世界小编微信号wh-pos001,小编等你做朋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的知识库 » 纳兰性德非死不可的八大理由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