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节不保的霍光,源于猪队友的拖累,和强势皇帝的反击

霍光只是一介奴隶之子,本来没有资格入朝,若不是同父异母的兄长霍去病的照拂,根本就没有后来权倾朝野的霍光。汉武帝是一个翻脸比翻书还快的无情之人,但在霍光侍奉的二十年时间,汉武帝却挑不出他的丝毫毛病,甚至将他引为心腹;甚至在刘弗陵在位期间,霍光的行为也没有丝毫的过错。但当刘询一继位,霍光却成了奸臣的代表,难道真的只是因为霍光的弄权嘛?

其实不然,霍光的失败主要败在这两点,太过念旧情,以及君权与臣权的对立。

霍光第一祸

霍家的最大幸运,无非是霍家出身过低,却因为霍仲孺的私通之子霍去病的发达,霍家也鸡犬升天,成功的跨越了一个甚至是数个阶级;但霍家的不幸根源也在于,尽管成为了钟鸣鼎食的朝中新贵,但他们依旧是市井小民的思想,完全没有半分的政治自觉,也不知收敛自己骨子里的脾性。

但霍光要比霍家的其他人幸运的多,因为哥哥霍去病的赏识,得以侍奉在汉武帝身边,他的思想和觉悟也因耳濡目染的影响,沾染了几分帝王的大气,并且幸运的没有学到帝王的半分无情。

故交李广之孙李陵被匈奴掳去,霍光在汉武帝死后,立刻派人前去将他带回,若非李陵因为家人全部被诛杀,对汉朝的故土没有半分的眷恋,李陵归汉必定将被世人传为美谈。对待古人之子尚且如此,霍光对待家人就更是“用情至深”,哪次不是一边骂着兔崽子,又一边给他们擦屁股。

因为久在汉武帝身边伺候,见惯了宫廷的无情,所以霍光才会倍加的珍惜家人陪伴的温暖,但也正是这份感情,最终害了霍光,也害了霍家。

霍显只是一个婢女被扶上位,改不了本性的贪婪,就和女儿霍成君打起了皇后之位的主意,眼看着“故剑情深”将他们的梦全部打碎,就起了杀人夺位的心思。古代女子在生产之时本就跨越鬼门关,霍显生怕人不死挡路,就用了最笨的办法——下毒。这下没有后顾之忧了,但她的蠢笨也就一下子暴露无疑,许平君的死一下就成了所有矛盾的导火索。

显恐急,即以状具语光,因曰:“既失计为之,无令吏急衍!”光惊鄂,默然不应。霍显的老实交代,一下就让霍光不知如何反应,他知道妻子胆子大,也知道妻子贪婪,却不知道霍显竟然做到了这样的地步。霍光本就不愿让霍成君进宫,所以才会在立许平君之时没有丝毫的反对,只是根据当时的法律提醒刘询,受过刑的许广汉不能入朝受爵。

霍光也真的太念情了,原配东闾氏死后,霍显作为东闾氏的贴身婢女才会嫁给霍光。最后,霍光还是选择了为霍显将此事给料理好,没有什么比权势更好用的了,许平君就这样成为了政治的牺牲品。

刘询本就一个隐忍但不多情的人,妻子许平君本来就是他的挡箭牌,大肆追查许平君之事,也不过是为了确定真凶,霍光的“其后奏上,署衍勿论”,无疑是不打自招。而霍光也对许平君之死充满了愧疚,而这份愧疚也随之转移到了汉宣帝刘询身上。

这件事也就为后来的汉宣帝刘询的夺权埋下了隐患,但,这并不是在霍家死后,霍家全部覆灭的最重要原因。霍家的覆灭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刘询想要将君权集中。而霍光的权势过重,无疑是站在了君王的对立面。

霍光失败的最大原因

霍光侍奉了两朝君主,得到了汉武帝刘彻的欣赏,也得到了汉昭帝刘弗陵的绝对信任,在朝中有着绝对的威望。而霍光联合上官太后等人废立了刘贺,更是彰显了他在朝中的权势之大。刘询在他还是刘病已之时,就因为霍家仗着霍光的恩宠在街上横行霸道,颇为的忌惮霍家。在刘询即位之后,霍光就成了他要干掉的第一人。

从小长在牢狱,后来又去到掖庭的刘询,可不是一个软弱之人,早年的生活教会了他隐忍,更是让他对于权利的渴望到达了极致,所以他才会娶了还没过门就死丈夫的许平君,只因为许平君被人批命将来贵不可言。

这样的刘询在即位之后,怎能容忍大权在握的霍光,又怎能直接对着霍光下手寒了权臣的心,他更不能将到手的皇位拱手让人。但刘询的专权是必然,从他开始独立处理政事之后,施行法家的主张,排除异己将权利握在手中就可以看出来了。

“上内严惮之,若有芒刺在背”。只要有霍光在身边就会感觉背上有针扎的的刘询,又何尝不是感觉自己皇权受到了巨大的压迫,但刘询是一个善于伪装的皇帝,在他没有羽翼之前绝对不会露出锋芒,他对霍光的好,可谓是留于表面却不走心,“光每朝见,上虚己敛容,礼下之已甚”。但偏偏受惯了礼遇的霍光没有察觉里面的祸心,反而觉得十分受用。

就这样,霍光把持了六年的朝政,也维持了与刘询六年的虚假的君臣之谊。但偏偏愚蠢的霍显在霍光死后,又再次的出来作怪。霍光的葬礼规格,已经等同于帝王,“以车,黄屋送葬,谥号“宣成”,上官太后和刘询亲自在茂陵送葬。

霍显在皇帝赐葬的规格之上,继续画蛇添足,将霍光的陵墓规格继续扩大,增加气派之感。霍显此举让本就对权利敏感的汉宣帝刘询,更是感觉一口气下不去——霍光本就是皇帝的殉葬规格,继续扩大陵墓,岂不是比皇帝的权位还要大。

刘询干脆将计就计,继续让霍家的权利彰显,让霍家自取灭亡。目光短浅的霍家没了霍光的牵制与庇护,自然难以在朝堂立足,及光身死而宗族竟诛,故俗传之曰:“威震主者不畜,霍氏之祸萌于乘。””

霍光若是泉下有知,也许会后悔他当初对霍家人的纵容吧!他在朝几十年,兢兢业业却让名声毁于一时,实在是可惜,家人的拖累以及刘询的野心,最终将霍光置于万劫不复之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的知识库 » 晚节不保的霍光,源于猪队友的拖累,和强势皇帝的反击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