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张飞抬杠

从前,有开着抬杠铺专门和人家抬杠的。这是一种赌博。抬来抬去,总是抬杠铺的老板发大财。前来抬杠的,都是上当的,有的还倾家荡产。

话说这一日,张飞宰了两口大肥猪,做一担儿挑了到集上去卖。这一集适逢人多猪肉少,肉便卖得快,不到午时便卖完了,且是个好价钱。张飞有了余闲,就到处收了收陈欠老帐。真顺当,收几户,几户给了。那不大不小的钱囊装了个饱儿。

张飞满心欢喜,扁担撅了肉浅筐,兴冲冲地回家转。顺大道正然走得欢,忽然看见一小儿坐在路边哭。

张飞生来心肠直且热,见不得别人逢难哭鼻子,见了心就软,一软就要问。张飞来到小儿身边,问道:“小儿,哭啥!”

小儿震得耳朵嗡地一响,猛抬头,见是一条黑塔似的大汉立于面前,大脸、大眼、大嘴巴,胸膛上黑毛搧搧。吓得止了哭,站起身来,惊恐着两眼,趔趄地往后倒。张飞见小儿如此模样,一时性起,大手一抓,抓住了小儿颈项,吼叫道:“嗯!我在问你呐,为何不答?哭啥?哭啥!”

小儿更怕了,两只眼直勾勾盯着张飞黑风似的面孔,战兢兢道:“好大叔,您莫怒,听俺说,今日俺娘叫我来卖蛋,卖了钱抓药给奶奶治病。我卖蛋正要回家,打从抬杠铺门前过,正有一人抬杠赢了钱喜滋滋出来。我眼馋,想也赢些回家叫娘喜欢。不料不但自己卖的蛋钱输了,又借了钱也输了。我这样回家去,俺娘会气杀的。”说着说着,又鸣鸣地哭起来。

张飞问道:“谁先抬的?”

小儿道:“掌柜先抬的。”

“如何抬的?”

“掌柜说:‘你刚生了驴,今天来赶集,不怕冒了风,真个是稀奇!’我说:‘我是人怎么会生驴?你骂人!掌柜把桌案一拍,说:‘好!你输了!’就把钱划拉去了。我不服气,又借了钱来抬。我先抬了,我问他:‘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他说:‘鸡先有,蛋先有,炒上两个喝壶酒!’我又没话说了。”

张飞听罢吼道:“好!输得好!我跟你再去输上一回!”

小儿苦苦哀求道:“好大叔,您饶了我吧,我再也输不起了哇!”

张飞瞪眼道:“嗯?怎么输不起!保你输得起,放心跟我走!”

张飞蒲扇似的大手抓住小儿胳膊,拽着像流星,由不得小儿不走。一阵风儿似地回到了镇上, 来到了抬杠铺前。张飞把肉浅筐放在了门旁, 扁担竖在地上,依在墙上。从腰里解下了钱囊, 又从筐里抓起了专用来砍猪的纯钢白刃大砍刀,足有三十来斤重。 左手提钱囊,右手执砍刀,大步闯进抬杠铺门里,钱囊往柜上一礅,“通!”地一声响, 粗声叫道:“哪位是这抬杠铺的老板?”

柜里坐着一个肥头大耳, 大块头的黄脸汉子,一双三楞子眼朝张飞一瞟,呵,满身油腻, 是个屠夫!便先生了三分鄙视。血盆大口一张, 搡声棒气道:“在下便是,你有何干?这里可没有大猪让你宰! ”

这老板说话为何这般呛啊!原来, 他就是远近闻名的团头太岁,此地一霸! 仗着他自己的武艺高超,又养了一群打手,开着这个抬杠铺,发了横财。 前来抬杠的,有输无赢。即使赢了, 钱也别想拿走一文,他不知坑害了多少好人。

张飞早上了他的帐, 只是还没找着茬口儿跟他算。 今天他见团头太岁连这么个小孩子都坑,又正有半天的闲暇, 就领上小儿找上门来。张飞一看他那股蛮横劲儿,先生了三分火气,吼道:“俺老张前来抬杠!”

“抬杠?好啊!抬多少钱的?”

张飞把钱囊提起一礅,“通!”地一响, 说道:“就抬这些!”

“这是多少?”

“有多少算多少,俺输了, 拽住俩角一抖全给你!你输了,那就细称细数照数赔!”

“好!痛快! 谁先抬?”

“当然俺先抬!”

“你就抬吧! ”

张飞手指团头太岁的团头道: “你的团头八斤半!”

团头太岁一听不顺耳,立刻翻眼大火道; “你这个屠夫,宰猪宰迷糊了? 俗话说‘好大猪头八斤半’,我这是人头,怎么也成了八斤半了? 你这不是抬杠,是诚心前来骂人!”

张飞将纯钢白刃大砍刀往前一伸、一照量道:“不管你这头是人头还是猪头,我就说它是八斤半, 不信咱这就割下来称!”说着呼地一跃进了柜里, 蒲扇大手揪住了团头太岁的发髻,大砍刀高高地举起, 就要砍下来的样子。团头太岁吓得眼里没明儿了, 两腿一软,瘫在了地上,告饶道:“好汉息怒,在下认输也就是了!”

张飞见他认输,就撒了手,反转身跃出柜外,解开钱囊,一看,囊中压顶全是今日收来的碎银子,他便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跟你这种坑人害人的家伙讲不得什么仁义道德,俺就说这囊中全是碎银,要你照兑!”于是言道:“你过来仔细瞧,全是银子,只是碎了点!”

团头太岁近前伸着脖子一看,道:“不错,嗯,是银子,有多少?”

张飞心中有数,至多不过二十两,便故意大着数目道:“五十两!”

团头太岁是个玩银子的,眼力也够厉害的,皱了皱眉怀疑道:“看堆垛儿二十两也不到,怎么能说五十两呐!”

张飞挥手道:“好嘞!你又输了!五十两加五十两,兑过一百两银子来吧!”

团头太岁出汗了,心中嘀咕:“还真斗不过这个屠户呐!小心了,不能再输给他!”于是只得顺顺溜溜地搬出银柜来,给照数称上了一百两散碎银子,封好了,放在柜台上。

张飞把自个的钱囊又束在腰里,转身伸手捧柜台上的银封,团头太岁两手摁住银封道:“慢!常言道:‘有来无往非礼也!你抬了,我还没拾呐!”

张飞眼一瞪,手一抬,吼道:“去你的吧!今天就叫你只往不来也罢!”

团头太岁一阵倒退,脊梁撞在了后墙上。他心中暗自惊叹:老天爷,没看见他用力,却劲来凶猛,幸亏俺身上还有点硬功夫,若不然就要被推到墙上碰碎呢!这太岁先前那会儿兑银顺溜,是指望再抬杠定准赢回来。

见张飞捧银要走,于是急忙这一拦阻,差点儿丧了命。眼看着张飞出了门,对那小儿道:“小儿,走!以后可别再到这上当铺来上当啦!”

太岁心中骂道:“我日他娘的,我撸了这小儿一百钱,他倒捞走我一百两银子!就这么便宜了你?”于是右手握拳朝柜台一擂,“膨!”大声呼道:“留客!”

团头太岁养的打手们闻声忽啦啦窜将出来,握刀的、拖棍的、持斧的,长长短短一大群,将张飞围起来。张飞把小儿往身后墙根一挡,把银封往腋下一夹,将右手中的纯钢白刃大砍刀一挥,吼道: “有种地上来!”

这一声吼,震耳欲聋,树叶乱抖,连屋顶的灰尘都直往下落。已经冲上前来的几个打手慌忙倒退了回去。

张飞又用轻蔑的口气挑衅道:“上啊!还等哪位呀?等你们的狗主吗?他是个怕死鬼!”

团头太岁急了,一个劲地催道:“上!上!一群怕了他一个不成?”他真个是瘫巴打围,只喊不动。

打手们被他这一喊,都寻思:也是,一群怕了他一个,不也太丢脸了吗?以后再怎么喝呼人呐?于是头儿就把手一挥,喝道:“上!一齐上!”

打手们“噢!”地一声齐打忽地冲上来。

张飞抡起纯钢白刃大砍刀,把冲上来的棍棒枪刀噼啪叮当一连声地全砍了出去。刀飞棍走枪断。 打手们看看自己手中的家伙飞了半截,“我的妈吧, 再上就轮上脑袋搬家了呀!”于是都溜走了?团头太岁见此光景,急得直跺脚, 但却不敢踏出门前半步。

张飞见风平了、浪也静了,这才拿过扁担, 撅起浅肉筐,领上小儿,八面长眼地往外走。

还好, 没有再敢动手动脚的,俩人就安安稳稳地出了抬杠铺。 这抬杠铺前堆满了看热闹的人,这里边有张飞常见的讨乞人,张飞就打开了银封,抓一把给这个, 又抓一把给那个,最后剩下的全给了小儿,并嘱咐道:“回家去吧!好好孝敬奶奶、妈妈! 以后不许再干不正经的事!”

小儿向张飞鞠了个大躬,抱上银子撒腿顺街跑去。

张飞也走了,直往东去。

小儿满心欢喜,急往家行,想快到家叫娘看到银子。

大惊大喜。他走出了十里路,来到了俄鬼河。忽然从柳毛子里蹿出了两个人来,手持大刀长剑,拦住小儿喝道:“你这一半儿银子也想拿回家?放下饶你一命!”

“贼娘养的!”

只见从一丛柳毛子里猛地冲出了一条黑大汉。拦路的贼子一看,又是那个卖肉的屠夫!原来张飞在路上走着,忽然寻思起来:“不好!那贼们若是暗中跟踪那小儿,要把银子夺回,那小儿必有性命之危!”于是亮开大步,顺河套赶到了这河边路口。

果然不出他所料,小儿来了,贼也现了。二贼见张飞出来,吓得抱头鼠窜了。张飞仍不放心,直把小儿送到村头。

打这回儿起,张飞便隔不些日子就找团头太岁抬上一杠,团头太岁每抬必输。张飞赢了银钱,就到门前散给穷叫花子,还饶有风趣地说道:“穷乡亲们,这是团头太岁大老板大发慈悲赏给的银钱,拿回家去,买米米充饥、买肉肉香口。哪天花完了,再来咱还有。跟他抬上一杠,团头大老板仍然肯赏光!”就这样,团头太岁硬被张飞折腾得不敢再开抬杠铺坑人了。

二、吕布取钟石

传说吕布小的时候,就力大无穷,有万夫不挡之勇。刀枪剑戟,无所不好,爹爹很是欢喜。十五岁上,就把他送到钟山顶上一个叫世空道人的手下学武艺。

这个世空道人,武艺确实不浅,九十高龄了,耍起枪械来,还是风雨不透。特别是那把方天画戟,更是绝手,神仙看了也得伸大拇指头。只因已出家隐名,所以世人是极少知道的。

也算吕布福大,到了山上,世空道人见他年纪虽小,却力大无穷,很是欢喜。当下收吕布为徒,教起了武艺。吕布甚是灵便,只半年功夫,就把十八般武艺学了个遍。随后,又跟师傅专门习起戟来,不知不觉,就一年过去了。

单说这一天,世空老人把七十二路戟法已经教到三十六路了,突然停住手,瞅着吕布动起了心思。他知道,这七十二路戟法,前三十六路是世人常用的,而后三十六路呢,却尽是些绝法子,世人是极难学到的。像这样的武艺,是不能轻易露给别人的,所以他这才停下手动起了心思,随后慢慢踱回屋里。

第二天一早,世空老人把吕布叫到跟前,说道:“徒儿,今日咱不习武艺了,你先去给我办一件事情,等回来再说,你可愿去?”

昌布连忙答应:“徒儿愿去,请师傅盼附。”

世空老人站起身,走到吕布跟前, 一字一句地吩附说,“要说这事儿也不难,就是在咱这钟山的南峰上有一个石洞,洞里藏着我一块镇山宝石,叫钟石。这石头溜圆溜圆的,浑身布满花纹,你去给我取来,我等着用它。还有,你去的时候,要先过一条河,才能爬上山,然后进石洞。那河上有座独木险桥,山后有条羊肠险道,洞口上边还有个石窗户。你去时,过河得从那险桥上走,上山得从那险道上爬,进洞得从那石窗里钻。虽说都很险,但一定要从那儿走,万不可自己改道儿。待把那钟石取回来,再接着教武艺,你这会儿就走,午时赶回,去吧!”

吕布哪敢怠慢,赶忙系紧鞋带,一口气跑下山,直朝南峰上奔去。

果然像师傅说的那样,吕布刚走到南山跟,就见一条河水挡住了去路。河不宽,水却深、也急。吕布一眼就看到了那座独木险桥,近前一看,我的天,说它险,一点儿不假,只见一根枯木头横在上面。不光树皮烂去了,连木头也糟烂得麻麻拉拉的。这样一根木头,怎么经得住人上去呢?

吕布正瞅着独木桥为难,忽听“哎哟”一声,身后转出一个打猎模样的人,五十来岁,身上背着猎夹子。他急匆匆走到吕布跟前,瞪着眼晴问道:“小伙子,敢情是要过河呀,你怎么敢走这桥呢?看这木头都烂成啥样了,不要命啦?!”

吕布这一下可犯了难为,哭丧着脸说:“谢谢您一片好心,可您不知,师傅叫我去南峰取钟石,就嘱附我非走这桥不可。”

猎人听了,一拍大腿说:“管他谁说的呢,活人还叫尿憋死了,还是性命要紧。我跟你说,这河的下游不远就有一座石桥,我打猎常从那儿走。你从那儿过去,再顺着对岸转回来还不一样嘛!”

吕布听后心里一喜,心想,还是猎人说得对,反正师傅也不知道,性命要紧,就从石桥上走吧。想着,就别了猎人奔石桥去了。

吕布很快过了河,不一会儿就绕回到木桥的南岸,又朝前奔去了。没走多远,就到了山后跟,抬头看,果然也有一条羊肠小道,直通山顶。近前一看,又犯起了难为。只见这条小道真像根羊肠子一样挂在山腰上,一段儿钻进石缝,一段儿贴上山崖,两旁尽是些草丛树叉,裸石林立、葛藤缠绕。

吕布正愁得没了法子,又听“喇啦啦”一阵响,山脚下转出一个大个儿樵夫,六十来岁,腰里插着板斧。他走到近前,吃惊地间,“小伙子,敢情是要上山呀!你怎么敢走这条道呢?这道不光难走,那草丛里尽是毒蛇,咬上一口就没命了,连我这常上山的老樵夫也不敢上呀!”

吕布又要说些什么,老樵夫摆摆手说:“算了吧,不管是谁让你来的,嘱咐的什么,千万别听那一套。这条道是万万上不得,还是性命要紧。我跟你说,在这崖东边还有条道,又宽又缓,我砍柴常从那儿走,反正都能上山,还是从那条道走吧。”

吕布心里又是一喜,心想,怎么今日光碰上好人,真是福大。要不,今日这性命怕是难保的。想着,又辞别了樵夫,直奔好道去了。道好走,吕布很快就上了山顶,老远望见了顶峰北面那个黑黑的洞口了。洞口上面果然有一个方方的石窗户。

吕布走到近前,正盯着那个石窗户发愣,忽听洞边又有人说话了:“小伙子,敢情是想进洞吧?”

吕布转身一看,只见洞口边正蹲着一个乞丐模样的人,七十来岁,满脸污垢、衣衫褴楼,身边守着个破篮子。

他见吕布点点头,就边站起来边说:“哎呀!我一看就知你是要进洞的。可你盯着那石窗户干什么?我和你说,那石窗户里住着一窝老虎,我前日讨饭走到这里还见到过。还是性命要紧,万万进不得。再说,反正都是进石洞,何必走一条绝路呢!”说着就蹲了下来。

吕布一听,汗都下来了。他点上松明子,从洞口走进了洞。没走上十几步,就见前边摆着一个石桌子,桌上果然放着一块圆石头,光溜溜的布满了花纹。吕布心里又惊又喜,急忙取了钟石,揣在怀里,一口气跑出山洞,奔原路返了回去。

吕布见到师傅,正好天到午时。他急忙掏出钟石,捧到师傅面前说:“师傅,徒儿按照您的吩咐,把钟石取回来了,请师傅收下。”

哪知世空老人看都没看,沉着脸问道:“徒儿,你果真是都照我的吩咐做的吗?”

吕布心里一震,脸上热辣辣的。才想说实话,转念一想,不中,如果照实说了,师傅定会生气的,要不教武艺了怎么小?反正师傅也没跟着,就说个谎吧。好歹活着回来了,就不折本。想着就说,“师傅,徒儿确实是照您的吩咐走的。”

“当真?”

“当真!”

“确实!”

“确实!”

“好。”世空老人这才回过头来,啾着吕布说:“你今日给我办了这件事,看来心意是尽到了。如今你艺期已满,今日就下山吧。”

吕布听了一惊,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直吓得心“怦怦”乱跳。有心想说实话,又怕是师傅试探自已,露了真情,后果更苦。无奈,只是苦苦哀求,望师傅千万把自已留下。

可是任凭吕布磨破了嘴皮子,流干了眼泪,世空老人只是两个字:“去吧。”看看实在没了指望,吕布只好擦擦泪,当下收拾行装,下山去了。

等吕布走后,世空老人才一挥手,只见房内走出三个人,原来正是吕布碰上的那猎人、樵夫和乞丐。

世空老人先长叹一声,才说:“今日之事,哪是让他去取什么钟石,我本是要他的忠实呢。幸亏我先使了这一招,留了一手,要不,必然铸成大错。像这等胸无主见、贪生怕死、无忠无义、欺世瞒主之人,定无大事可成。如把这七十二路戟法全传授于他,岂不乱了天下?就那三十六路,我如今也悔之不及呀!”说罢,仰天长叹不止。

果然没出老人所料,吕布下山后,仗着自己力大无穷,又有三十六路戟法,便闯荡于世上,朝秦暮楚,追名逐利,苟且偷生。先杀丁建阳,后刺董卓,直至白门楼被处死,啥事业也没做出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的知识库 » 民间故事:张飞抬杠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