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的贤内助–共同创业的大脚皇后

朱元璋是历史上很有名的皇帝,其实他的皇后也同样很有名,就是大名鼎鼎的马皇后。

马皇后本命叫马秀英,但是人们更多的称呼她为马姑娘。

马姑娘另一个身份是郭子兴的养女,也就是朱元璋老板的女儿。  马姑娘的亲生父亲已经查不到名字了,史书上记载的是马公。而公很明显不是一个名字,只是一个对人的尊称,相当于现在的先生,马公也就是马先生的意思。  据传,马公和郭子兴是好朋友,郭子兴年轻的时候遇到什么困难,马公总是倾囊相助,为人慷慨侠义,但是没想到马公好人不长命,英年早逝了,身后留下一个孤女。  郭子兴心里非常感激这位肝胆相照的好友,于是就将马公的女儿收为自己的养女,而且对这个养女非常好。  朱重八从进帅府当亲兵侍卫的时候就认识马姑娘了,但那个时候朱重八遇见马姑娘总是低着头匆匆而过。一来是因为朱重八没有什么与女孩子交往的经验,二来是因为马姑娘毕竟是元帅的女儿,二人还有着一个主仆的关系。  虽然没有什么正面的接触,但马姑娘在朱重八心目中的形象很好,他知道马姑娘是个明事理、识大体的女人。  现在郭元帅说要把女儿嫁给自己,自己当然是求之不得了,就是不知道马姑娘是怎么想的。  其实,马姑娘早已倾心朱重八很久了。  朱重八的所作所为,马姑娘早有耳闻,他在帅府里当差,马姑娘也无数次的偷偷打量过他,虽然长相有些奇特,但是也掩盖不住骨子里透露出来的英雄豪气。马姑娘心里也认定了,这是一个能够成大事的人。  两情相悦,那还有什么说的呢。朱重八和马姑娘结婚了。  这才是朱重八一生最大的收获。  从此不再是一个人。  从此马姑娘陪伴着他走过人生的每一个日夜,无论是登临顶峰的无限荣耀,还是跌落谷底的惆怅徘徊,他的身边始终站着一个伟大的女人。  朱重八也没有违背自己心里的那份承诺:“此生绝不负你。”  做了元帅的女婿,身份与以前不同了,再继续叫朱重八就不合适了。  于是郭子兴重新给朱重八起了一个名字,叫作朱元璋。  璋是一种利器,用它来诛杀元朝,用意很明显。  新婚燕尔的小夫妻没有时间度蜜月了,因为敌人来了。

徐州城被攻破后,脱脱命令手下大将贾鲁追击彭大和赵均用,现在终于追到了濠州。  因为弄不清濠州城的形势,贾鲁不敢贸然进兵,于是就把濠州城围了起来。他以为只要把城围起来,切断粮道和救兵,等到城中缺粮,必然大乱,到时便可一击而破。  亏得城中粮食充足,城中士兵百姓才能够一直坚持着。  城里的人越坚持,城外的元军就越弄不清楚城内的虚实,就越不敢行动。  而城内的红军也弄不明白外面到底有多少元军,也不敢贸然出击,于是就互相僵持着。  于是这一僵持就是七个月。  城内的红军先扛不住了。  粮食虽多,但是架不住只出不进啊,濠州城本来就不大,能够坚持七个月基本上也到了极限了。如果现在这种情况再没有改变,眼看着这就要乱起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传来了一个十分令人震惊的消息,但却是一个好消息,元将贾鲁死了。  元兵围了七个月的城,心里早就烦透了,现在主帅一下子不在了,自己还在这搞个什么劲啊,于是四散奔逃。  濠州之围解了。  元兵退了,大家都很高兴,但是朱元璋不高兴,因为他入狱了。

话说朱元璋一直深得主帅郭子兴的器重,现在又做了他的女婿,在濠州城里可谓是红极一时的人物,难道还有什么人敢动他吗?  敢动他的人当然有,而且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岳父郭子兴。  中国有句老话叫做树大招风,用在这里想必是再贴切不过了。  朱元璋的成长速度真是太快了,来了不到几个月的时间,从一个愣头青的大兵成了主帅的亲兵、心腹,现在又做了主帅的女婿,用现在的话说这就是“激素式成长”。  成长是好事,很多人都为朱元璋感到高兴,但是有人高兴就肯定会有人不高兴。  这是人之常情,凡是两人(含)以上的团队,要想事事达成完全一致的意见,绝对不可能,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对一个人的评价也是这样,有人说你好,就肯定有人说你不好,但你却非要所有人都说你好,于是你就只听好听的,自动屏蔽不好听的,这叫掩耳盗铃,明显是不符合客观规律的。

要想解决这个问题,有两条路径,一是都听,夸你的听,骂你的也听;二是都不听,我就做这样的我,你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在所有不高兴的人当中最不高兴是郭天叙。  郭天叙是郭子兴的儿子,也是郭子兴的副手,是濠州郭部起义部队的二把手。本来他辅佐着自己的父亲统领军队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朱元璋的到来使他感到了巨大的威胁。  个人能力就不用说了,他跟朱元璋比起来,只可能有两个结果,一个是被碾压,另一个是被吊打。  随着朱元璋在军队中的表现越来越好,威信越来越高,在郭子兴心目中的分量也越来越重要,郭天叙对朱元璋的不满也在慢慢地集聚。  等到郭子兴把马姑娘嫁给朱元璋以后,郭天叙甚至感觉到等到那一天,父帅的那个位子都有可能是朱元璋来坐。

这是他绝对不能允许的。  于是他就经常在郭子兴面前说朱元璋的坏话。同时,还有其它的一些将领也在旁边帮腔,因为朱元璋的快速成长超越了他们,他们的内心也一样充满了不满。  郭子兴这个人除了是个倔脾气以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耳朵根子软,这样的话听得多了,他渐渐的也开始不那么信任朱元璋了。  最坑的是,这个时候还有好多为朱元璋说好话的人。  他们天天在郭子兴面前夸奖朱元璋,说他这里也好,那里也棒,有的时候甚至夸的是天上少有,地里难寻啊。  对于这些夸奖的话,郭子兴起初觉得还不错,但时间久了觉得不是那么回事了。  “哦,朱元璋什么都好,什么都厉害,那他肯定比我强多了啊!他这么厉害,那还要我干什么啊?”郭子兴又犯了小心眼的毛病。  虽然对朱元璋已经有了不满,但是朱元璋一直表现的不错,而且毕竟是自己的女婿,自己的不满也就忍在心里,没有发作出来。

对于已经站在了悬崖边上的朱元璋,出来推他最后一把的是郭天叙。  郭天叙不知怎么知道了朱元璋私下调和郭子兴和孙德崖矛盾的事情,于是跑到郭子兴的面前狠狠的告了朱元璋一状,说是朱元璋私自勾结孙德崖,对郭子兴有二心。  郭子兴什么都能忍,唯独这件事不能忍。  对于孙德崖,他真的是刻骨铭心的恨。  现在自己最信任的手下居然勾结自己最痛恨的仇人,他怎么能够受的了,于是就找了个借口把朱元璋关了起来。  被关在监狱里的朱元璋百口莫辩,他的苦衷根本没法跟郭子兴诉说。而更严重的问题是他的生命也正在受到威胁。  郭子兴虽然把朱元璋关了起来,但是并不想杀他。  他知道现在的朱元璋还不会背叛他,把朱元璋关起来也只不过是想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好让朱元璋摆正自己的位置。  想杀朱元璋的人是郭天叙。  郭天叙瞒着郭子兴暗中吩咐看守的士兵不给朱元璋饭吃,他想要活活饿死朱元璋。  朱元璋在大牢里饿的奄奄一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他没有想到自己刚刚参加红军,想要成就一番事业,什么都还没干,就要这样死在这里了。  正在他胡思乱想之时,看见了自己的新婚妻子走了过来。还没靠近,妻子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重八,你受委屈了。”说着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几张大饼递给了朱元璋。  朱元璋看到吃的,马上就狼吞虎咽的吃起来,边吃还边问:“这么烫的饼,你是怎么拿进来的啊?”  “你快吃吧,快吃吧。”马姑娘没有回答朱元璋,只是催促着他快吃。  就这样,马姑娘经常借着探监的名义给朱元璋带吃的,才使得朱元璋没有被饿死。  而直到后来朱元璋出去了,看到了马姑娘身上的伤才知道原来马姑娘为了躲避郭天叙等人的搜查,都是把刚刚烙好的热饼贴在自己的身上带进牢房去的,结果身上很多地方都被烫伤了。  如果只是给朱元璋送几张烙饼,那她也只能算是个好妻子。而仅仅是个好妻子人设的话,她以后肯定成不了青史留名的好皇后。  其实,马姑娘不仅是朱元璋的好妻子,还是朱元璋创业路上的好帮手。  她现在要帮朱元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朱元璋救出去。  马姑娘明白,所有一切的症结都在郭子兴,朱元璋的生死也不过是郭子兴的一句话而已。但是她不能直接去找郭子兴,因为现在的她身份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她是郭子兴的养女,而现在她首先是朱元璋的妻子,其次才是郭子兴的女儿。  与朱元璋一样具有敏锐政治嗅觉的马姑娘很快锁定了唯一一个能够说得上话的人,这个人就是郭子兴的二夫人张氏。  从辈分上算,张氏算是马姑娘的养母,马姑娘从小就聪明懂事,与张氏处的很不错。于是她就偷偷去求了张氏。  我们说过,郭子兴有个特点是耳根子软,而这样的性格最怕别人老在自己耳朵边上扇风,尤其是枕边风。  经过张氏的一番劝说,郭子兴也觉得自己做的过分了些。

于是,他就下令把朱元璋放了出来。  重新获得自由的朱元璋没有一句怨言,对郭子兴也还是毕恭毕敬。但是他的心里却已经起了变化,通过这件事情,他已经看出濠州城里的这些起义军领袖是成不了什么大事的,跟着他们走下去是不会有真正的发展前途的。  要想有真正的发展,就必须自己出去单干。,这是朱元璋的想法。  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马姑娘,马姑娘没有说对还是错,她是轻轻的对朱元璋说了一句:“重八,路怎么走你自己定,你走到哪里,我跟到哪里。”  朱元璋感激的望着妻子,重重的点了点头。  现在的朱元璋已经完全成熟起来了,想好了的事情,那就放心大胆的去干吧。  于是朱元璋正式结束了自己的打工生涯,正式的走上了创业之路。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大永读历史,欢迎关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的知识库 » 朱元璋的贤内助–共同创业的大脚皇后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