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斯: 因一只老鼠改变命运,进而影响中国历史的进程

1.

李斯,战国末期、楚国上蔡郡(今河南驻马店上蔡县芦冈乡李斯楼村)人。

他当时在上蔡谋得一份差事,职位是文书,主要工作内容就是看守粮仓。

在李斯居住的旁边有一个公厕,厕所里住着一只老鼠,它每天趁没人时跑出来享用茅坑的粪便。

厕中鼠为了填饱肚子,作为弱者,稍一大意,就有可能被人一脚踩死或被恶狗一口咬死。

因为每天厕所里人来人往,还经常有野狗来抢食。

所以,老鼠每天都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一天,李斯来到厕所,它用两只小眼睛回望李斯,流露着一种惊恐不安的眼神,那副可怜的样子,李斯一辈子都忘不了。

又一天,李斯按例巡视仓库,在谷库也见到了啃噬谷物的老鼠。

仓中鼠坐在高处的粮堆上,悠然自得地享受着美食,也没有闲杂人和恶狗来惊扰它们,个个吃得肚皮滚园,毛色光滑,一副养尊处优的样子。

同样是鼠类,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境遇——

厕中鼠吃着臭不可当的粪便,还要担心随时被人扑杀,被野狗撕咬;

仓中鼠可以生活在如山的粟米之中,一生安稳,岁月静好。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李斯顿悟:

原来,人与鼠何其相似哉!每个人的能力从娘胎里出来,相差是不大的,富贵和贫贱,全看自己是否抓住机会和选择环境。

鼠在所居,人固择地。

很快,李斯再也无法安于现状了。

他毅然辞去粮仓保管员职务,离开偏僻贫瘠的上蔡郡,他要走出去,寻找更大的人生舞台,藉以改变自己卑贱的命运。

他孤身来到楚国,一个叫兰陵的地方。

2.

李斯找到兰陵一个叫荀况的人。

荀况,也叫荀子,历史上伟大的思想家之一,儒家学派集大成者。原是赵国人,曾在齐国担任过祭酒职务,后来受到楚国孟申君的赏识,做了兰陵县令。

李斯拜荀子为师,学习帝王之术,韩非是他的同门师弟。

何为帝王术?

简言之,它是一项辅佐与控制帝王的技术。

李斯学习帝王术,只有一个目的:

“学得文武艺,售与帝王家。”

他是个精明的人,他要给自己卖一个好价钱,他要寻找一个可以帮助自己实现人生价值最大化的君王。

楚国虽然强大,但几代君王不思进取,难成大业。而其它国家又太弱,灭亡是早晚的事。

只有秦国有做大的可能,实力也是最强的,最关键的是,秦国几代君王都是野心勃勃的霸主。

良禽择木而栖。

李斯初到秦国,这时,秦庄王驾崩,十三岁的赢政即位。

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自己的贵人和靠山。

此时的嬴政尚是一个十几岁的毛头小子,秦国的大权还掌握在丞相吕不韦手中。

李斯毛遂自荐,做了吕不韦的舍人。

当时吕不韦食客三千人,李斯想从这千人中脱颖而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后来吕不韦发现了李斯的才能,任其为“郎”,虽然官职不大,但李斯还是有机会见到少年时期的秦王赢政。

而此时的赢政,虽然贵为秦王,其处境却像一个失去自由的囚徒。真正的国家大权,这时候都垄断在吕不韦一个人手中。

李斯希望能够帮助始皇帝下一盘很大的棋,也为自己布一盘更大的局。

3.

有一次,李斯逮住一个难得的时机,向未来伟大的秦始皇大灌迷魂汤:

“秦王啊,您是那样的与众不同,您与其六国的君王完全不同,与古往今来的君王都不一样……实现兼并六国,统一天下的宏伟帝业,将在您手中成为现实!”

这几句话说到少年的心坎上,好香啊!

小赢政听得心潮澎湃、心花怒发。他急急请教李斯,

具体的方案和措施?

李斯说,利用武力和金钱这两样东西,就能很快达到目的——征服六国,一统天下。

李斯的建议很快得到了两个人的积极响应:

一个是秦王赢政,另一个是丞相吕不韦。

但实话实说,改变李斯命运的人,最初不是嬴政,而是吕不韦。

因为,这时候始皇帝还是孩子,还没有真正掌握权柄。

吕不韦将李斯任命为长史(参谋顾问),李斯就算是真正进入了秦国政坛。

李斯正准备大展宏图之时,却发生了一起意外事件——

原因是,邻国韩国派水利工程师到了秦国,游说秦国开挖了一条人工河——郑国渠,眼看大功就要告成,有人却在此时揭发郑国派遣的技术顾问,真实身份是间谍。

秦王下达逐客令,让所有外来客卿全部离开秦国。

所以,李斯也在驱逐之列。

这时,已经混到秦国中枢的李斯急眼了,他昼夜不眠,写下了一篇著名的《谏逐客书》,秦王赢政被李斯上书感动,收回逐客令,恢复了李斯的官职。

秦始皇二十六年(前221年),秦国先后灭掉韩、赵、燕、魏、楚、齐六国,结束了长期分裂的局面,实行了国家的统一。

建立了统一的专制集权的秦王朝,中国历史也由此进入一个斩新的时代。

4.

经过十余年的兼并战争,秦国终于完成了统一大业。

李斯的“仓鼠”之梦——富贵大梦和他的政治理想正在一步步得到实现。

然而,每当夜深时,当他闭上眼,厕中鼠依然会眨巴着那双小眼盯着自己。

但李斯此时可以和那只饱食终日的仓中鼠坐在一起,畅谈人生和理想了。

李斯凭借自己卓越的政治才能与心机,一步步正走向权力巅峰。

然而物极必反。

李斯最终走向了与狼共舞的不归路。

公元前210年,五十岁的赢政开始了他统一天下后的第五次巡游,李斯一路陪同。

就在车队行至今河北邢台境内的沙丘,赢政驾崩了。

这时候,大秦统一天下仅仅十一年。

在这种情况下,李斯来不及考虑赢政之死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他只是隐约地意识到,他的命运有可能会发生改变。

或许造化弄人,李斯最后还是输给了赢政最不起眼的小儿子胡亥身上。

确切地说,他是输给了胡亥的老师赵高。

此时的李斯,命运的风筝原来是提在赢政的手中,现在又转移到了赵高的手里。

李斯和赢政,都是玩政治的,玩政治如同两个拳手在擂台上过招,虽然偶尔使阴招,也是点到为止。

可赵高是太监,是玩阴谋的,最擅长的是背后使阴招,而且是见血封喉。

一场别开生面的政治家和阴谋家的较量就此拉开了序幕。

对于赵高来说,赢政死后,遗诏、兵符、印玺都在公子胡亥手里,所以立谁为太子,明眼人都知道,是胡亥和赵高两人说了就算。

而且赵高和李斯同朝为官也不是一年半载,他太了解李斯这个人了,谋事而不能谋己。

李斯忽然意识到,赢政之死,已经将他推到一个人生的十字路口。

他处在了风头浪尖上。

经过内心的痛苦煎熬和反复权衡之后,信奉老鼠哲学的李斯决定与赵高结盟,立胡亥为太子。

在大秦专制主义的文化氛围里,李斯也不可避免地成为失去独立思想的奴才,甚至不惜把对国家的忠诚、个人的信仰和为人的气节统统抛弃。

5.

这时候,大秦帝国已完全笼罩于赵高的权力之下,新皇帝胡亥索性躲进深宫过起妻妾成群、醉生梦死的生活。

宦官赵高为了消除通向权力巅峰的最大障碍,已经在暗地里磨刀霍霍,剑锋随时会落在李斯身上。

而李斯却全然不察,他只想守住自己的权力奶酪,永远做一只仓中鼠。

如果李斯和赵高两人对掐,新皇帝当然会站位赵高一边的,因为赵高是自己的恩师,而且发动沙丘之变,起到过至关重要的作用。

李斯虽然对秦二世还是有拥立之功,但“狡兔死、走狗烹”千年铁律将会落在李斯身上。

赵高经过一系列明里暗里的骚操作,李斯的死期至矣。

在狱中,李斯彻底大彻大悟。

二十多年前,他在刚刚爬上权力浪尖时,就应该预料到自己迟早会有这样一天。

行刑那天,李斯和儿子走出监狱大门,在路上,他看到儿子一脸无奈,神情暗然,李斯忽然凑近他的耳朵说:

“我想与你再牵着黄狗一同出上蔡(李斯的老家)东门去追逐狡免,过自由自在的生活,还怎么可能呢?”

其实,李斯至死也没有弄明白: 人的一生啊,究竟是做厕中鼠好?还是做仓中鼠更好?

李斯被押到闹市,以“谋反罪”的罪名,最后死于自己发明的“腰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的知识库 » 李斯: 因一只老鼠改变命运,进而影响中国历史的进程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