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耐庵资料基本不可信

很多人都有买过假货上当的经历,现在收藏界假货,如名人字画、古董文物等更是盛行,其实文学方面的很多资料,也有不少假货。例如为数不多的《水浒传》作者施耐庵资料,就处处漏洞百出,驴头不对马嘴。

比较早,也比较重要的是明朝王道生所写的《施耐庵墓志》。王道生在文中把罗贯中大大表扬一通,文中“鹰犬奴隶”,大有民国反清概念,这都不是大问题,最大问题是墓志一般用于埋在坟墓,而这篇《施耐庵墓志》最后一句:“因作墓志,以附施氏之谱末焉”,露出了马脚,王道生这篇《施耐庵墓志》,并不是为施耐庵盖棺论定的,只是为了修谱而已。

另外一篇是明朝杨新所写的《故处士施公墓志铭》,这个“施公”不是施耐庵,而是施耐庵的儿子施以谦。王道生说施耐庵在洪武三年,庚戌年,1370年,去世的,杨新却说施耐庵的儿子施以谦,生于洪武六年,癸丑年,1373年出生。这就很奇怪了,难道是施耐庵死后,又来送子么?

而清朝咸丰五年,施耐庵的第十四世孙施埁,在《施氏宗祠建立纪述》中也写道:“吾族始祖耐庵公,明初自苏迁兴,后徙白驹场。由一本而支分派别,传衍至今,五百余年矣……”这又出问题了,洪武元年是1368年,咸丰五年是1855年,如果按照最早时间来算,1855-1368=487年,也就487年,何来五百余年?说明施埁这篇《施氏宗祠建立纪述》不是写于咸丰五年,而是更晚。

如果不按照最大数字计算,更实事求是一些,掐头去尾,折中一下,算明初,洪武十年到二十年算起,就算洪武十五年吧,再加上五百年的“余年”,不用算七八十年,只算三十年吧,就是1368+15+500+30=1913,就是1913年,或者更晚。这已经是中华民国成立以后了,属于革命造反光荣年代了,曾是禁书的《水浒传》也因为富有革命精神,备受推崇,后人不用再唯恐避之不及,可以冒认强拉硬扯认名人为祖宗,堂而皇之抢夺施耐庵这个金字招牌了,为本族脸上贴金了。

总而言之,有关施耐庵的资料,估计多是后人伪造,可信度不高,可以说基本为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的知识库 » 施耐庵资料基本不可信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