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史精选故事397、江都兵变,杨广被杀全过程

公元618年3月10日深夜,江都宫外,一队队士兵全副武装,正在悄悄地集结,空气中弥漫着紧张而凝重的气氛。

这些军队,是专门负责保卫皇帝安全的禁卫军,如今发动起来,却不是为了皇帝去征战,而是准备打进皇宫,杀死皇帝。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江都兵变。

《隋书》记载,隋炀帝迁都江南的消息传开后,立刻引发军心大乱。这些朴实的北方士兵,跟随皇帝来到江都,都盼望着能够早日打回北方去,返回家乡,如今希望破灭,一个个心灰意冷,他们怀念故乡,思念亲人,无奈之下,只好开始三三两两地逃跑,开了小差。

杨广心里只有自己,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他见士兵们开小差,十分生气,下令予以严惩,凡是逃兵,一律抓回来,砍头示众。

不料,杨广的强硬手段,并没有起到震慑作用,逃兵反而越来越多了。杨广更加恼怒,又下达命令,凡有逃跑者,长官也要追究连带责任,结果军官惧怕,许多将领也随着士兵们一块跑了。有个叫窦宪的将领,无法阻止士兵逃跑,又担心自己受到处罚,干脆带领部下一块逃走了。杨广大怒,出动大批骑兵追赶,把他们全部诛杀掉,一个不留。

在这军心涣散之际,杨广又做了一件大蠢事,惹恼了大臣们。原来,李渊占领关中以后,留在关中的官员,有些不得已投靠了李渊。可是,他们的兄弟子弟和亲属,有不少人跟着杨广去了江都,如今都在杨广身边。杨广迁怒于他们,有的入狱,有的被杀,搞得大臣们人人自危。杨广的暴行,让人们的失望情绪,迅速转化成了怨恨。杨广是在自寻死路啊!

有个禁军将领,名叫司马德戡,出身于关陇贵族集团。司马德戡战功卓著,一向受到隋炀帝的信任,长期担任禁卫军将领。司马德戡与另外两个禁军将领裴虔通、元礼是好朋友,三个人常在一起议论时局,都认为军心人心已经涣散,没有希望了。他们打算合伙逃走,又怕被杨广抓回来砍头。

司马德戡说:“不如我们多联系一些人,一齐逃走,人多势众,就不怕朝廷追赶了”。于是,三个人分头联络其他禁卫军将领和士兵。没想到一呼百应,有几万人愿意跟着他们一起逃走。

由于联络的人多,难免走漏风声。有个宫女,听到将士们在私下里议论逃跑,赶紧报告了萧皇后,萧皇后让宫女去报告隋炀帝。隋炀帝很生气,认为这不是宫女该管的事情,下令把宫女杀了。

不知道隋炀是真糊涂,还是觉得无能为力了,此时他只愿意听好话,不愿意听坏消息,所以再没有人敢对他说实话了。将士们逃走的风声,越来越大,有些人毫无顾忌,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公开议论返回关中之事。

杨广似乎感到大势已去,来日无多。有一天,他对着镜子照了半天,顾影自怜,忽然,回过头来,对萧皇后说:“好漂亮的头颅,不知道要被谁砍去?”萧皇后吓了一跳,觉得太不吉利了,赶紧劝慰了他一番。杨广苦笑着说:“人世间的贵贱苦乐,都是轮着来的,就算我们失去了,又有什么难过的?”

司马德勘手下有个将领,与宇文智及关系不错,想拉他入伙,一同逃跑。宇文智及眼珠转了几圈,心里有了主意,马上去找司马德勘,说:“你们已经联络了数万之众,还逃跑干什么?如今天要亡隋,英雄四起,不如趁机造反,干一番大事业,也不枉活一生。”

司马德勘本来一心想要逃跑保命,并没有考虑过造反的事,现在听宇文智及一说,猛然醒悟,觉得很有道理,但仍然有些迟疑。

司马德勘说:“这么多人造反,总得有个领头的。我们的官职不高,就由你们挑头吧。你们宇文家族位高权重,势力庞大,一定可以服众的。”宇文智及说:“我哥哥宇文化及是长子,就推举他当头吧。”

宇文智及去找哥哥宇文化及,告诉他造反的计划。宇文化及虽然骄横不法,却没有才能,胆子也不大。《隋书》说,宇文化及“初闻大惧,色动流汗,久之乃定”。意思是说,宇文化及一听要造反,非常恐惧,变了脸色,汗也流了下来,过了很久才平静。经过宇文智及一阵鼓动,宇文化及同意了。但宇文化及只是挂名的,江都兵变的主谋和指挥者,实际上是禁军将领司马德勘。

由于宇文家族的介入,禁军的行动发生了质的变化,由原来准备集体逃跑改为兵变了。可是,如何让几万将士自愿参加兵变呢?他们想了一个办法,四下里大造谣言,说隋炀帝知道了禁军逃跑之事,准备了很多毒酒,要把他们全都毒死。禁军将士们本来对隋炀帝就心怀怨恨,也知道他残暴不仁,自然都相信了,结果人人愤怒,群情激奋。

禁军要造反的消息,又被一个宫女知道了,她神色惊慌地报告了萧皇后。萧皇后长叹一声,说:“大厦将倾,无法挽回,就不要报告皇上,让他心烦了”。在这危急关头,连萧皇后都不敢对杨广说实话,可见杨广真的成了孤家寡人了。

公元618年3月10日下午,司马德勘把他联络的禁军头目召集起来,宣布起事,并分配了任务。宇文化及兄弟率军在宫外策应,防止其他隋军救援,宫城里边则由裴虔通、元礼负责。他两人本来就是殿内宿卫,负责保卫皇宫,所以在宫中活动十分方便,可以任意来往。

守卫宫城城门的将领叫唐奉义,司马德勘令他晚上虚掩城门,不要上锁,保证城内外来往畅通。司马德勘亲自率领大批禁军,集结在东城,随时准备投入战斗。

各将领领命而去,分头做好了准备。到了夜里,司马德勘点燃火把,发出了行动信号。在漆黑的夜里,火光分外耀眼。隋炀帝看到了,问身边的裴虔通是怎么回事。裴虔通撒谎说,是外面的草料场着火了,没什么大事。裴虔通是杨广多年的侍卫,在杨广没当皇帝之前就跟随他,所以,杨广丝毫没有怀疑,安心睡觉去了。

宇文化及兄弟见到了行动信号,迅速在宫外集结部队。这自然会闹出不小的动静,也无法保密了。宰相裴蕴得知发生了兵变,心中大急,赶紧去禀报皇帝,可已经来不及了。裴蕴想假传皇帝圣旨,调动附近其他隋军紧急救驾,不料,负责皇帝诏书的虞世基胆小,不敢伪造圣旨,结果失去了唯一救援皇帝的机会。

隋炀帝对自己的安全还是很上心的,他在奴隶当中,挑选了几百个精壮的小伙子,经过训练,组成了给使营,安排在自己住处附近。给使营的士兵免去奴隶身份,又给予特殊待遇,宫女任其挑选为妻,因此,他们对皇帝感恩戴德,十分忠心。给使营不归禁军将领统管,只听皇帝一个人的命令。隋炀帝通过一个姓魏的贴身宦官传达旨意,不料,姓魏的宦官也加入了司马德勘阵营,他假传圣旨,把给使营调到别处去了。

凌晨时分,一切准备就绪,司马德勘下令攻击皇宫。裴虔通带领数百名亲信士兵,直扑隋炀帝所在的成象殿,去擒获杨广;司马德勘率领大队人马,准备占领皇宫,扣押百官。

裴虔通领兵冲入成象殿,守殿将军独孤盛喝令阻止。裴虔通说:“这事与独孤将军无关,快闪开。”独孤盛倒是忠于隋炀帝,他抢起大刀,拼杀起来,可惜寡不敌众,不大一会儿,独孤盛和他手下十几名士兵全部战死,裴虔通随即闯入隋炀帝寝室。

独孤盛拼死抵抗,自然惊动了隋炀帝,隋炀帝知道大事不好,立即逃到了离寝室不远的西阁。裴虔通发现隋炀帝不在,马上命令士兵四处搜寻。

有个叫令孤行达的禁军将领,急中生智,抓住宫中一个美人,把刀架在她脖子上,逼问杨广的下落。美人浑身发抖,吓得说不出话来,只是用手指了指西阁。令孤行达会意,提刀直奔西阁。

杨广躲在西阁屋内,忽见一队士兵冲入,知道躲不过去了,壮着胆子,大喝一声:“谁在造反,难道敢弑君吗?”令孤行达很恭敬地回答:“臣不敢,只是想奉迎陛下一块返回关中。”这时,裴虔通听说抓到了杨广,也来到了西阁。

杨广见领头作乱的,竟然是跟随他多年的卫士裴虔通,不由地大吃一惊,责问道:“朕对你不薄,你怎么也造反了?”裴虔通的回答与令孤行达一样,说:“臣不敢造反,将士们思归,只是想奉陛下回京师。”

隋炀帝一听,心存一丝侥幸,赶紧顺水推舟说:“朕早就想带着你们返回家乡了,只是粮船还没有到,耽误了几日,既然你们归乡心切,那咱们明日就启程吧。你们也是为朕着想,所以,对你们的行为,朕不予追究”。

裴虔通等人听了,感到心中好笑,这是在哄小孩子吗?裴虔通等人都跟随杨广多年,对杨广的暴虐心里是清楚的,如果杨广不死,他们肯定就会死无葬身之地了。所以,既然已经发动了兵变,就非要杀死杨广不可。

这个时候,司马德勘已经率兵占领了皇宫,把百官聚集到朝堂上,又得知抓住了隋炀帝,心中大喜。司马德戡立即派人去请宇文化及,让他前来主持大局。宇文化及十分高兴,骑着高头大马,得意洋洋进了皇宫,令人把杨广押到朝堂上。

裴虔通接到命令,对隋炀帝说:“百官都在朝堂,陛下须亲自去安慰一下。”裴虔通令人牵来一匹马,让隋炀帝骑上。杨广不愿意去,磨磨蹭蹭的,又说马鞍子破旧,要换个新的。裴虔通耐住性子,给他换了新马鞍,强扶着他上了马。

裴虔通一手牵着马缰绳,一手提着大刀,押着杨广往朝堂走。道路两边,全是造反的士兵,他们平日里见到隋炀帝,都要跪倒磕头,不敢仰视,如今见隋炀帝如此狼狈,顿时欢声雷动,一个个兴高采烈、指指点点的。隋炀帝耷拉着脑袋,不敢正视这些士兵们。

隋炀帝快到朝堂的时候,裴虔通令人前去禀报。宇文化及听说皇帝快到了,忽然胆怯起来,他不知道应该怎样面对隋炀帝。宇文化及对司马德勘说:“这个废物,还让他到朝堂做什么?你去把他杀掉算了!”

司马德勘只好迎出去,与裴虔通一起,又把杨广押回了寝殿。司马德勘和裴虔通等人,都拔出刀来,虎视眈眈地盯着隋炀帝,准备动手。杨广心里明白,今天就是他的死期,再也没有活路了。杨广挺挺胸,质问道:“朕有何罪,以至于此?”

司马德勘和裴虔通还没有开口,旁边一个叫马文举的禁军将领气呼呼地说:“你抛弃宗室,四处巡游,对外征伐不断,对内横征暴敛,让男子战死于疆场,让女子饿死于沟壑,造成盗贼蜂起,天下大乱,怎么能说没罪呢?”

这番话,说得义正词严,让杨广无言以对。停了一下,杨广只好说:“朕即便有负于百姓,可没有负你们啊。朕给你们高官厚禄、荣华富贵,你们为何还要背叛朕呢?朕不怕一死,但要死个明白,今日之事,谁是为首的?”司马德勘说:“你犯了众怒,普天之下,人人恨你,不是哪一个人的事情。”

这时,杨广身边十二岁的三子杨杲吓坏了,哇哇大哭起来。裴虔通心里烦恼,一刀砍过去,杨杲顿时倒在血泊之中,鲜血溅了杨广一身。杨广面如死灰,强作镇定,说:“天子自有天子的死法,你们不能加以锋刃,可取鸩酒来”。

司马德戡命人去找鸩酒,可是,局面乱糟糟的,宦官宫女早就跑光了,到哪里去找鸩酒啊?众人等得不耐烦了,司马德戡给令孤行达使了个眼色,令孤行达走上前去,一把把隋炀帝按倒在坐榻上,拔出刀来,就要动手。

杨广喊了一声:“慢着!”他终于知道了,自己那颗漂亮的头颅,就要被令孤行达砍下来了。杨广哆嗦着,解下身上的白练,递了过去。令孤行达接过白练,缠到杨广脖子上,两臂一用力,杨广双脚一阵乱蹬,瞬间一命呜呼,终年五十岁。

《隋书》对江都兵变和杨广被杀的过程,记载得十分详细,应该是符合历史真实的。可叹杨广,空有狂妄大志,自命不凡,老子天下第一,却胡作非为,败坏了大隋江山,众叛亲离,最终死于保卫他的禁军手里。可悲啊!

宇文化及并没有直接参加江都兵变,可由于家族势力大,兵变后他成了最高首领。那么,宇文化及的下场会怎么样呢?请看下一集,宇文化及弑君掌权,却不料成了公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的知识库 » 二十六史精选故事397、江都兵变,杨广被杀全过程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