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 · 顾恺之《女史箴图卷》(摹)

顾恺之,字长康,小字虎头,晋陵无锡人(今江苏省无锡市)。东晋杰出画家、绘画理论家、诗人。顾恺之博学多才,擅诗赋、书法,尤善绘画。精于人像、佛像、禽兽、山水等,时人称之为三绝:画绝、文绝和痴绝。谢安深重之,以为苍生以来未之有。顾恺之与曹不兴、陆探微、张僧繇合称”六朝四大家”。顾恺之作画,意在传神,其”迁想妙得” “以形写神”等论点,为中国传统绘画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女史箴图卷》是根据西晋张华的《女史箴》创作的。张华,字茂先,出身庶族,晋武帝时以伐吴有功封侯,仕武帝、惠帝两朝,为晋初的元老重臣。政治上较有远见,生活作风也比较廉洁、正派。《女史箴》撰于惠帝时。以杀夺建立起来的西晋王朝一开始就潜藏着巨大的危机,惠帝即位以后,贾后专权,杀夺愈益激烈,大乱已不可避免。作为封建统治阶级忠臣的张华,眼见大厦将倾,力图稳定正常的封建秩序,“尽忠匡辅,弥縫补阙”(《晋书•张华传》),多少延缓了西晋王朝的崩溃,维护了国家暂时的统一,这在客观上符合当时人民的利益。《女史箴》便是他“弥縫补阙”的产物。

《女史箴》写作的圭要目的是讽谏贾后。贾后是权贵贾充的女儿,惠帝司马衷的皇后,性酷虐凶残,荒淫暴戾。政治上她以血腥的屠杀消灭异已。生活上则肆意淫乱,贪婪成性。在她身上集中了封建统治阶级一切丑恶、腐朽的特征。当时一些比较正直的大臣曾提出废黜她的主张。可见,张华采用《女史箴》进谏,完全是一种政治上的特殊需要。

“女史”是负责后妃礼仪教化的宫廷女官,“箴”是一种规戒性的文体。张华这篇文章就是专对贾后的所作所为而提出的指责和劝谏。不过假借女史的口气罢了。《女史箴》绝不是如某些评论所说,“实际上这就是封建社会重男轻女的礼法。被用来束缚女性的教条”。可以想像,最高的封建统治者为满足极端的私欲,堕落到连一块封建道德的遮羞布都不要,哪里还有什么“礼法” ?贾后以至高级士族妇女胡作非为,肆无忌惮,又哪里有什么“教条”可以束缚?当然,张华作为封建统治阶级的一员,他所进行的一切政治活动。归根结底是为了巩固封建统治,因此不可能摆脱本身的阶级局限和时代的局限。“女德善恶系于家国治乱”(曾巩《列女传•序》),在他的头脑里,妇女的道徳是关系国家的治、乱、兴、亡的。这固然包括封建统治阶级有意掩盖阶级矛盾,模糊阶级关系。认为女人是祸水的一种政治偏见,但具体到某个特定的历史场合,作为讽刺时政的一种手段。也不能一槪而论。

那么,《女史箴图》上面究竟画了什么呢?

第一幅是“冯婕妤挡熊图”。冯媛,建昭元年(公元前38年),汉元帝在虎圈观兽搏斗,妃嫔都在座奉陪。一只熊突然跑了出圈外,冯媛挡熊救驾,这个画面,展示了冯婕妤直面黑熊,就要被黑熊所伤,被手持长矛的两侍卫救下,皇帝和两个后妃看着事情的进行,而另外一个后妃伏婕妤却跑开了,这个逃跑的场景在张华的诗作中并没有提及,却是汉书中所记载,这说明作者的画作并没有完全按照张华的诗作来创作。

第二幅图是 “班婕妤辞辇”,画的是班婕妤不与汉成帝同车的故事。汉成帝欲与宠妃班婕好通辇,班婕妤推辞不就,并劝说汉成帝:”圣贤之君,有名臣在侧。夏商周三代末主夏桀、商纣、周幽王,却有嬖幸之妃在旁,我若与你同车出进,那就跟他们相似,怎不令人凛然而惊?“画面中,八名宫人共抬车辇,辇中的汉成帝回首顾盼,似是责怪叹息。辇后的班婕好侧身而立,面容美丽而庄重。

第三幅是“防微虑远”。画中绘有一山,山坡有虎蹲坐回首…山顶则有彩云萦绕,骄阳在右,明月在左,日中有乌鸟,月中有玉兔,暗喻“日中则昃,月满则微”之理。意思是日月星夺,天下万物莫不盛极而衰,劝诚宫女们得意时莫轻狂,得宠时莫傲慢。

第四幅是“知饰其性”,描绘了宫廷妇女化妆的情景。画面中一名贵妇席地而坐,旁边画有一侍女为其梳妆。此景乃是为了告诫女性不要一味爱打扮而不修养“德性”。

第五幅是“同衾以疑”。画的是一对夫妻在寝帐中谈话的情景,画中女子侧坐一旁,仿佛和男子发生了争执,男子正掀被作仓促而起状。这是告诫女子们,虽亲为夫妻,但也会互相猜测。以此规劝女子对夫君应善口相待,否则只会是同床异梦。

第六幅是“微言荣辱”,描绘的是皇家的关系图。画中帝王后妃和子女们形成一个三角形,象征家庭的稳固。同时这幅画也是蕴含着告诫女性不要互相嫉妒,微言事关荣辱,如果做不到妇德的要求,即使家庭生活稳定,也会和尘土构成的大山一样,瞬间灰飞烟灭。

第七幅图是“专宠渎欢”。这个场景和上幅图帝王后妃其乐融融的场面形成对比,帝王拒绝了他的妃子,因为欢爱不可放纵,恩宠不可专擅。画家用这个场景来表现如果做不到礼教中规定的妇德,无论如何也得不到男性的认同。

第八幅是“静恭自思”,画中一名贵妇端坐沉思,意思是女子,要谨言慎行,尤其要“慎独”,这样才会显得尊贵。

第九幅是“女史司箴”,画的是一名女史正优雅地站着执笔而书,前面有二姬相伴而行并相顾而语。宫廷女官在劝导嫔妃们慎言善行,警示普天下女子要以此为鉴。

此画藏于伦敦的大英博物馆,是现存已知的最早的中国画长卷之一,是世界上最著名的中国书画作品之一,此画作最早见于记录是宋徽宗时期,传世几百年留下了大量藏家的印章,最后成为了乾隆皇帝的收藏,1899年中国发生义和团事件,画卷被一英国军官盗走后出售给大英博物馆。

这幅画卷并不完整,十二幅场景中的前三幅场景已经丢失,北京故宫博物院现拥有十二幅场景的南宋素描摹本。(附文章最后)

(请横屏观看手机)(唐摹本)

(请横屏观看手机)(宋摹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的知识库 » 晋 · 顾恺之《女史箴图卷》(摹)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