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民,红色大管家,红军经济领域的卓越领导人

大家都知道伟人三兄弟,泽东、泽民、泽覃。

其实,伟人父母总共生育过七个子女,活下来的是三个,这在伟人的《祭母文》中写过:“呜呼吾母,遽然而死。寿五十三,生有七子。七子余三,即东民覃。”伟人是第三个,在之前妈妈文七妹还生过两个儿子,但是都不幸在襁褓中夭折了,这对文七妹的打击很大,从此她吃斋念佛,祈祷保佑。

伟人出生后,根据排行,小名就叫三伢子;根据当地规矩,为了孩子好养大,要认一个干娘;当地有一块天然生成的大石头,形如人状,后有泉水常年不断流出,当地人专门为这块石头修了一座庙,叫做石观音庙;文七妹带伟人去庙里,拜石观音为干娘。

因此伟人的小名就叫:石三伢子。建国后,伟人回到家乡,正当要开饭时,伟人笑着说:“还差一位长辈没有到。”大家忙问是谁,伟人:“我的石干娘呀!”

父亲毛顺生家境还算中农,但也不是有钱人家,所以供了伟人去读书,弟弟毛泽民只读了几年书,就辍学回家帮助父亲管账了。

但也因此,从小毛泽民就展现出了理财管账的天赋,而今后也成为了中央苏区的红色大管家、财经领导人。

毛泽民还在韶山冲上屋场时,有父母做主和原配妻子王淑兰结婚,并有了一个女儿毛远志。王淑兰是传统农村妇女,裹小脚,因此不方便跟着丈夫在外奔走干革命。毛泽民跟着伟人去长沙后,开始了他的革命生涯;他知道这是一条要掉脑袋的道路,为了保护妻女的安全,临行前坚决要和妻子离婚。大革命失败后,白色恐怖笼罩,王淑兰因为是共产党头目的家属而被逮捕,韶山冲老家的乡亲们联名上书,证明她和丈夫已经离婚,才得以保释回家。

王淑兰也是一个进步的妇女,受到伟人思想的影响,也为革命做了很多工作。伟人和杨开慧回韶山开展农运时,王淑兰负责接待进步青年;为伟人和中共韶山支部秘密会议放哨;发动群众反帝反封建;还担任湘潭特区妇女联合会副会长;后来还加入了共产党,协助回乡考察农民运动的伟人工作;她还两次被逮捕关进监狱,经受住了严刑拷打,严守党的机密,还在狱中担任党小组长,并在伟人攻打长沙时,率领大家越狱成功。在狱友随伟人队伍而去时,她因为是小脚不方便行军,只能留下。辗转多地寻找党组织,继续为党工作。建国后,长期在伟人故居做接待讲解工作。1964年7月逝世。

毛泽民跟着哥哥去了安源,领导矿工大罢工;而毛泽民自然是负责解决大家的吃饭、生活问题。他成立工人消费合作社,把大家拿出的本金,集资在一起,和供货商谈出低价,购买日常生活用品、柴米油盐之类,就像是现在所说的“团购”了。

后勤保障做的好,工人罢工更有力,毛泽民早早的就显露出了经济工作的头脑和能力。

1925年底,毛泽民被派往上海办印刷厂。经手那么多钱,但是毛泽民非常的节俭,中午就买两个烧饼,泡着开水吃。有时候也到外面吃一碗上海最便宜的阳春面(就是光面,没有浇头),但想到这和他印刷厂老板的身份不符合,当时街上有很多包打听(暗探);于是吃完面,他拍拍肚皮,用生硬的上海话说:“阿拉屋里厢油水老大,在外面吃碗阳春面,清清肠胃,蛮惬意的。”

在此期间,毛泽民和假扮妻子掩护工作的钱希均,日久生情而结婚。

钱希均,是红军参加长征的30位女战士之一。她出生于浙江诸暨乡下,从小被卖给张家做童养媳。幸运的是,丈夫张秋人是一个进步青年,反对童养媳制度,并把她带到上海成为纱厂女工,还介绍她进入平民女校学习,并加入了共青团。

接受了新思想的洗礼,钱希均于1925年加入了共产党,走上了革命队伍。

除了担任毛泽民的助手,钱希均还要到陈独秀、李立三、瞿秋白、周恩来等领导处送取稿件、清样等,也正是在每天的忙忙碌碌又危险的工作中,两人结为了夫妻。

在上海的一年时间里,组织上每月只给了毛泽民15元的生活费,要负担房租、吃饭、穿衣和交通等开支,特别是还要维护印刷厂老板的形象;毛泽民精打细算,一年下来,不仅出色的完成了出版印刷工作,居然还能盈利1.5万元,毛泽民的工作能力了不得!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毛泽民来到了汉口,担任《汉口日报》总经理,宣传我党方针政策。但随着汪精卫的叛变革命,毛泽民回到了湖南老家,深入湘潭一带活动。随后于1929年,再次率领人马来到天津创办秘密印刷厂。

1931年,毛泽民回到了苏区瑞金,担任了闽粤赣军区经济部部长,协助哥哥开展第一次苏维埃代表大会,会后成立国家银行,毛泽民当仁不让的担任行长,负责筹备银行工作。

当时红色苏区被国民党的封锁和围剿,工作难度之大可想而知,但是在毛泽民的领导下,我们看看苏区的经济工作成绩:统一财金体制,制定金库条例,制定会计预决算制度,办造币厂、发行货币,成立钨矿公司,开办矿场3个;到1934年,钨产量1800吨,出口到香港,产值最高达200多万元,矿场有职工6千余名。非常有力的支持了红军的反围剿斗争。

为了把钨砂卖到海外,毛泽民收买了粤系军阀,后来红军长征,粤系军阀也没有出力拦截红军,经济上的合作还避免了红军的损失。

苏区银行发行了纸币,但老百姓不收。于是,毛泽民低价销售想尽办法从白区收购来的盐巴,但是规定只能用红军纸币;于是,当地商户和老百姓纷纷向红军出售粮食、布匹、日用品等红军需要的物资,换到纸币再购买盐巴;苏区的贸易就一点点的活跃了起来。

而红军长征前,毛泽民又用银元回收了老百姓手里的纸币,他说:“红军不能让老百姓吃亏。”

1933年,毛泽民兼任了苏维埃政府财政部部长,还兼任了国家对外贸易总局局长,统领了当时苏区的银行、财政、贸易、工矿等经济工作。

红军曾经在攻下漳州时,缴获了国民党军队100多万元的现大洋。这可是一大笔巨款,如何保管好就成了重要的事情,伟人非常非常的重视;他把这件事交给了大弟弟毛泽民。

毛泽民经过多次实地探查,选定了石城横江这个地方,群众基础好,进退方便;经过伟人拍板,横江张坑村一处山下房屋就成为了国家银行的秘密金库。

毛泽民选定助手,画好图纸,用了7天时间,施工完成,并乘夜把这些金条、银元、银元宝等包裹完毕,存放于房后地窖,用石板封盖、堵死。

后来红军反围剿失败被迫长征时,怎么处理这一大批巨款呢?

根据吴吉清回忆录《在毛主席身边的日子里》里记载,当时毛泽民来找大哥商量。最后伟人说:“把东西全部带走,化整为零,把东西分散到个人,一个人背一点,这不就运走了。”

于是这些金条、银元、元宝等,分给了红军战士,每人分一点,像吴吉清分到30块银元,一直背着走完了长征。无论是多么困难的情况,爬雪山、过草地,吃草根、吃树皮,这些钱都完好无损的在身上。

“这30块里有几块袁大头、几块龙字洋、几块苏区造,每块银元上哪里有疤痕,哪里有记号,我都记得一清二楚。因为这30块银元是红军的资产,像我的生命一样重要。我把这30块银元从瑞金背到延安,背到延安的国民经济部。这从长征背到延安的资金,在边区政府反国民党封锁时,又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吴吉清深情的说道。

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毛泽民担任工农政府国民经济部部长兼贸易总局局长。

陕北,茫茫无边的黄土高坡,交通又不方便,老百姓生活本就困苦不堪,自己都吃不上饭,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红军,别说喝粥了,就是连碗都没有啊。这里多山,地貌复杂,缺水,有些地方相距40里才有一口水井,部队无法建设营房。当地也没几个土豪可打,天气又冷,红军战士面临了生存的困境。

在毛泽民的统一指挥下,贸易局、工况科、农牧科、合作社、兵工厂、被服厂等一个个的开起来,榨油、染布、制盐、加工粮食等迅速发展起来。国家银行为各种小手工业提供贷款,促进了边区经济和贸易的发展。

陕北尽管贫瘠,但是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资源优势啊。

毛泽民选拔了当地同志负责工矿工作。整顿了两座废弃的煤窑,挖出煤来,供给当地百姓烧水做饭。还有国民党政府遗留下来的石油矿,经过一系列的工作,恢复了生产,产出了头等油、二等油,还附属生产了油墨、石蜡、凡士林,除了供给部队使用,还能运输出口。

除了黑色的石油,还有白色的宝贝—–食盐。

毛泽民曾在向共产国际汇报时这么说:“边区有一地(宁夏盐池)盐很丰富,每年产盐价值100多万元。国民党统治时期,每年征税400万元,我们仅征收30–40万元。边区还有名贵药用植物、丰富的煤炭、羊皮。”

在毛泽民的领导下,边区经济迅速的发展壮大起来。

1937年,毛泽民积劳成疾,胃病严重,身体虚弱,中央安排他去苏联治病休养。

当到达迪化(今乌鲁木齐)时,正碰上中苏边界发生鼠疫,交通线暂时关闭;于是毛泽民一行就临时住在新疆的八路军办事处。

当时新疆的统治者是军阀盛世才,此人当时为了得到苏联的金钱和武器的援助,表现出亲俄亲共的态度。当时新疆因连年战乱,经济一塌糊涂,财政混乱、物价飞涨、民不聊生。

盛世才多次写信给延安,要求派遣一些干部支援新疆建设。毛泽民因为滞留在新疆,于是我党出于统战思路的考虑,就批准毛泽民和陈潭秋等干部留在新疆工作。

毛泽民担任新疆财政厅长,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短短几年就将新疆的财政整顿的井井有条,促进了新疆的发展。

遗憾的是,在这段时间里,毛泽民和钱希均的感情出线了裂痕。钱希均坚决要求回延安去抗日前线,而不是留在新疆和军阀搞统战。毛泽民耐心劝说,但钱希均性格倔强、执拗,非但听不进去,还多次写信给中央申请回延安。最终两人离婚了,钱希均也回到了延安。

对于毛泽民在新疆的工作,赛福鼎回忆道:“当时的新疆,财政经济处于民穷财尽的绝境。为了迅速扭转这一情况,毛泽民以惊人的毅力带病工作,在短短的几年中,卓有成效地整顿了新疆的财经工作。”

但是这却触犯了军阀盛世才的利益,1941年他将毛泽民调离财政厅,改任民政厅长。

和钱希均离婚后,经过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负责人邓发的撮合,毛泽民和援疆干部朱旦华结婚了,并且生子毛远新。

朱旦华,出生于浙江小商人家庭,家庭条件小康,因此从小有机会接受了女子教育,从而接触到进步思想,开始从事革命活动。抗战爆发后,前往延安,进入陕西公学继续求学。1938年,在组织的安排下,前往新疆,从事教育和妇女工作。

1942年,军阀盛世才彻底倒向了蒋介石,策划了412阴谋案,逮捕了所有的共产党援疆干部共计160余人。毛泽民、陈潭秋等我党优秀干部,也被逮捕入狱。

敌人对毛泽民、陈潭秋等干部严刑拷打,动用了如刺手掌、坐飞机、老虎凳等酷刑,连续7天7夜、一无所获。这几位共产党的干部们,是具有坚强的信念、如钢铁般意志的战士。

毛泽民视死如归,坚定的回答:“绝不脱离党,共产党员有他的气节,我不能放弃共产主义立场!”

1943年9月27日,毛泽民、陈潭秋等干部被秘密杀害,时年47岁。

1946年,国共谈判,蒋介石终于答应释放全部新疆在押政治犯;张治中被任命为新疆省政府主席;周总理专门宴请张治中,拜托他务必要想尽办法把这些干部们解救回延安。

张治中特地委派了亲信办这件事,并开过去了10几辆卡车,终于把160几位援疆干部接回了延安。

但里面没有毛泽民、陈潭秋等几位领导干部,因为他们几个用的都是化名,尽管大家都知道凶多吉少,但是也还不能确定,尸骨也没有找到。

所幸的是,朱旦华和儿子毛远新回到了延安,毛主席亲自设宴招待了160几位干部,并且在宴会后专门接见了朱旦华母子,看到亲侄子毛远新,毛主席很开心,二弟有了后人。

顺便也说一说盛世才吧;号称新疆王,也被称作杀人魔王,他连自己的亲信也会杀,自己的亲戚也会杀。

背弃苏联、投靠蒋介石后,盛世才并没有得到重用,而且随即苏德战场形势逆转,纳粹一步步走向灭亡。盛世才发现自己里外不是人了,既得罪了苏联和中共,又不受蒋介石待见。蒋介石还派军队进入新疆,架空了盛世才。

他只能辞去新疆省主席,结束了对新疆11年的统治,把一生搜刮到的财宝装满了50辆卡车,赶赴重庆去担任一个闲职。

俗话说恶有恶报,盛世才统治新疆期间,坏事做的太多,杀人太多;所以他的车队经过宝鸡时,被不知何股势力洗劫一空;而其岳父一家11口也在兰州被全部杀害。从此盛世才不敢招摇,直到1970年病死在台北。

1949年9月11日,新疆即将解放之际,毛主席给一野司令部发电报指示:务必找到毛泽民、陈潭秋、林基路等烈士的尸骨,并找到杀害烈士们的凶手。

彭德怀接到电报,直接点将刘护平查清这件事。

为什么是刘护平呢?因为:1、他也是援疆干部,也被盛世才关进监狱;2、自从参加革命,他一直担任侦察、保卫工作;3、在延安时,还出任了第一任公安局长。

当时,公安机关抓获了很多的特务,通过审讯获得一条线索,有人在甘肃武威见过盛世才的执行队长张思信。

刘护平带领战士赶赴武威,经过10几天的布控,抓获了张思信。经过审讯,张交代当时负责此案的是李奇英、富宝廉;同时张思信还记得,尸骨埋在了六道湾坟场,因为后来军统特务要拍照确认,所以还挖出了尸骨验明正身。

大家赶紧到六道湾坟场,找到了三具尸骨,张思信说,第一个是陈潭秋,第二个是毛泽民,第三个是林基路。

张思信交代,李奇英在北京跑生意,有一部汽车。

刘沪平立刻派遣侦查员赶赴北京,但是找了很长时间,没有一点消息。最后,无奈的刘护平只能给目前在北京工作的当年一起关在监狱里的战友们发电报,因为大家都见过李奇英的,让大家帮忙在北京寻找。

这本来是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但是却真的带来了一条线索,有个战友打电话过来,说是有人亲眼看见过一个长相很像李奇英的人,在西单街头摆摊卖香烟,旁边还有一个拿着饭盒的妇女。

侦查员很快就找到了这个男人的家,但是却发现只有妇女一个在家,男人离开了北京。

难道是李奇英发现了什么,我们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够严密吗?

当时正好在全国人口登记,于是派出所民警上门来查户口,要求男主人赶紧回来登记户口,过时就不能登记,今后连摆摊都不允许了。

这个男人还真的就是李奇英,他是发现了公安人员吗?不是的,原来他坏事做太多,所以狡诈多疑,那天在街上有个维吾尔族人看了他一眼,他怕是以前新疆的仇人来报复,就逃走了。

李奇英逃在外面,没有户口有很多的不方便,只能硬着头皮回来,立刻被守候在外的侦查员逮捕。

不久,另一个杀人凶手富宝廉也在辽宁抚顺被抓捕。

至此,杀害毛泽民、陈潭秋、林基路烈士的主要凶犯头目全部落网,并被押到新疆迪化(今乌鲁木齐),经过公审,判决死刑,立刻处决。

而毛泽民、陈潭秋、林基路烈士被杀害的经过也被还原出来:那天,张思信接到盛世才的通知,把几个领导干部处死,他找来了李奇英、富宝廉,商量怎么做这事;晚上,他们带着5、6个凶手进入监狱,躲在走廊后面阴暗处,李奇英去牢房叫几个人出来,毛泽民等以为又要去审讯了,走过走廊,忽然后面跳出几个黑影,用黑布套蒙住了毛泽民等人的头,另几个凶手立刻用木棒猛打毛泽民等三人的头,打昏后又用绳索勒死,随后立刻拉到六道湾坟场掩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的知识库 » 毛泽民,红色大管家,红军经济领域的卓越领导人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