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年,“现代花木兰”郭俊卿病逝,养女郭利华:她是我的榜样

前言

郭俊卿病逝后,养女郭利华经常翻看母亲的相册。触景生情,她不住地感叹:

“妈妈的童年很苦,我是孤儿,如果今生不是遇到了妈妈,我想我童年也应是很苦涩的,不是在生活上,而是在感情上,妈妈给了我全部的情感寄托。今生我有太多的幸运是其他与我同龄的女孩子所不能比拟的。由于妈妈的慈爱与严厉,我学习用功,军医大学毕业后,当上了医生,现在已是副连职的干部了。她是我的榜样!”

一直以来,郭利华都以养母郭俊卿为榜样。当她听到别人夸她“真不愧是英雄的女儿”时,她都感觉特别骄傲。回顾养母的一生,可以用“传奇”一词来形容了。

郭俊卿女扮男装参军

郭俊卿于1931年出生在热河省凌源县的一户贫寒家庭。6岁那年,洪水大爆发,郭家仅有的2间草房和3亩河滩地被破坏。为了生存下去,郭父带着一家老小逃往了林东县一个叫草帽山的地方。

落脚后,郭父就去一个地主家做活。1944年冬,郭俊卿13岁时,郭父被地主逼着上山砍柴,期间一个不留意掉下山崖摔成了重伤。地主见状,将郭家全口都赶出了门。

郭父闻讯,因气急加上伤病,不到3天就身亡了。顶梁柱倒下了,家里的生计又成了问题。为了养家糊口,郭俊卿站了出来,她剃光了头发,装扮成男娃的样子外出做工,受尽了苦楚。

抗战胜利后,郭俊卿从路过的苏联红军中见到了一位女兵,看着女兵穿军装的模样,她萌生出了参军为父亲报仇的念头。那个时候,郭俊卿全身上下都是男娃打扮,第一次报名时,她填了真实的年龄14岁,结果招兵的不要。到了第二次的时候,她留了个心眼,多报了2岁,还改了名字叫“郭富”,招兵的这才收下了她。

临行前,郭俊卿跪倒在母亲的面前,含着泪说:“娘,我女扮男装去为爹报仇了。”

参了军后,郭俊卿被编入了林东县支队当了一名通讯员。由于她工作热情高,任务完成出色,所以经常会受到表扬。1946年冬,寒风刺骨,郭俊卿接到了一个往60里远地方送信的任务。返回时,她骑得马死了。郭俊卿便背着马鞍徒步回了驻地,领导见状,夸她了不得。出于她的优异表现,不久便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

次年,郭俊卿被调到冀察热辽部队的第十一纵队,担任四班班长。当时,国民党向东北野战军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在平泉战斗中,郭俊卿的第四班被定为突击班,冲锋上前打头阵。枪炮一响,她率领全班战士如猛虎下山般地朝着敌军杀去。

作战中,副班长不幸牺牲了。郭俊卿忍着悲痛,高喊着“为副班长报仇”的口号,率部一举夺下平泉城外的大山头阵地。

接着,她带着四班连续4次打退了敌军的反扑。过程中,她一个人同两名国民党军拼起了刺刀。其中一个被她杀死,另一个直接吓破胆缴械投降了。战斗结束后,四班被授予了“战斗模范班”的荣誉称号。

辽沈战役开始之际,郭俊卿被提拔为机枪连副指导员。与此同时,她所在的部队接到了“牵制锦西的国民党军”的任务,一场激烈又残酷的斗争开始了。在枪林弹雨中,郭俊卿和全连的指战员一起,坚守在阵地三天三夜。这一仗,她又立了功。

平津战役后,东北解放军南下作战。此时的郭俊卿已经是指导员了。她不顾行军的劳累,帮助受伤的战士们背包、扛枪。夜宿的时候,她也会帮脚上起泡的战士挑血泡。深夜,她会起来,给战士们盖被子。令战士们最为感动的是,当部队途经湖北浠水时,郭俊卿负责带领病号过河。

河水冰冷刺骨,恰逢没有过河的桥梁,她就只能一个个背着病号过河。在水里浸泡的时间长了,一着凉,患上了妇女病。也是因为这个缘故,使她一生,没有生育。

话说,郭俊卿毕竟是女性,虽然说她的女儿身没有被识破,但是女人的特点还是会时不时地流露出来。因此,大家都亲切地叫她“假小子”。每当行军休息的时候,她手下的战士就起哄说,“假小子指挥唱歌!”

郭俊卿唱歌是有功底的。她的养女郭利华曾这样说:“妈妈爱唱歌,还自己录过带。”每当想念妈妈时,她都会按下老式收音机,只听如泣如诉的《北风吹》和忧怨伤感的《苏三起解》。

郭俊卿的歌声,使得疲劳的战士们暂时忘记劳累,是军中极好的调节剂。

1949年8月,郭俊卿所在的部队进驻到江西省赣州市。由于南方的河流、湖泊多,上级就下达了一条指令,指战员必须学会游泳。为了隐蔽身份,郭俊卿谎称一下水就头晕,这才逃过了游泳这项检查。不久,郭俊卿被调去了训练教育俘虏的解放团工作。

郭俊卿从来不和大家一块上厕所、洗澡,睡觉也不脱衣服。当大家洗澡的时候,招呼她一起去,她总是找个借口推脱掉。等到天黑后,她才悄悄地去洗。说到底,她是个女娃,到了青春期,心里也有着自己的暗恋对象。

当时,与她一起工作的教导团的宣传干事赵国华,长相英俊,为人老实,郭俊卿就暗恋着他。一次彩排节目时,郭俊卿竟然看着赵国华走了神,导致演出不顺畅。下了台后,赵国华为此说了她,郭俊卿无法解释,委屈极了。

由于艰苦的环境,加之紧张的战斗生活,郭俊卿的妇女病更加的严重了。她只得接受检查,不过,她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必须要女医生检查。当时,有人就批评她,说她意识上有问题。

当情况反映给了军政治部秘书长李振军那里时,李振军说,男医生给女病人看病,女医生给男病人看病,都是正常的,就让女医生给看么。

过了没多久,李振军又接到了一个报告,说郭俊卿让女医生保密,女医生不敢看了。李振军虽然不知道郭俊卿为何要保密,也不知道她是个女娃,但是他知道郭俊卿是个优秀的好干部。于是,李振军就放了话,保密就保密吧。

结果,一检查病,发现“郭富”竟然是个女的。女医生赶紧上报给李振军。当时,李振军担任军英模大会的秘书长,正组织人选评战斗英雄,准备到北京参加全国战斗英雄模范会议。

他听到这个情况后,心里高兴极了,他认为郭俊卿是巾帼英雄。

于是,李振军就将这个情况,向军长贺晋年、政委陈仁麟等军首长作了报告。军党委成员听了,都非常高兴。当时,军里正在召开表彰战斗英雄模范会议,就在会议上宣布了这一爆炸性新闻。

一时间,会场上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郭俊卿也被推到了大会的主席台,脱下男装换上了女装,还了其女儿身。

大会还选举郭俊卿和董存瑞的战友郅顺义等为一级战斗英雄,出席了中南军区战斗英雄会议。会后不久,李振军带着郭俊卿、郅顺义等,作为第四野战军的战斗英雄模范代表去北京,参加全国战斗英雄模范代表会议。

郭俊卿受到毛主席的接见

1950年9月,汉口车站,一列载着二野、四野英雄的战列,向北开去。此时,车上一位身着女式军装,梳着短发的巾帼英雄正向战友们挥手告别。她就是恢复了女儿身的郭俊卿。

列车飞奔,车厢内,列车工作人员和英雄们一起举行联欢会。期间,郭俊卿放开歌喉,演唱了一首陕北小词,以抒发自己的情怀。

9月25日,在会场礼堂里,毛主席、周总理等领导人走上主席台,一边走一边向大家挥手致意。人们站起来,高呼“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此时,郭俊卿热血沸腾。她和其他代表一起向毛主席敬献花环。

毛主席和周总理得知郭俊卿就是女扮男装,英勇杀敌的“现代花木兰”的时候,都紧紧地和她握手,向她表示祝贺。

会议开幕后,毛主席热情地把她请到主席台上就座。许久,会场终于平静下来,而郭俊卿的脸上早已挂满了泪水。她,一个饱经沧桑的女孩子,能够成长为光荣的解放军战士,成为战斗英雄。今天又能亲手给毛主席献花,怎么能不令她激动呢?

会议始终沉浸在隆重而热烈的气氛中,代表们纷纷在会上发言,报告自己的英雄模范事迹,交流经验。在这次大会上,郭俊卿被选入大会主席团。会上发言的共有11位战斗英雄,郭俊卿就是其中的一个。

她在发言中详细地介绍了自己成长的过程和战斗的历程。她深有感触地说:

“我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一名英雄,在战场上冲锋陷阵时想到的是为穷苦人报仇,为牺牲的战友们报仇,跟着党开辟用枪杆子打出穷人的天下。是党和人民军队把我从苦难中拯救出来,把我培养成为一名革命战士,没有党,没有人民的军队,就没有我的一切。”

会议期间,正值中国传统的中秋佳节,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设宴招待全体代表。宴会上,郭俊卿激动地端起了酒杯,深情地向毛主席敬了一杯鸡尾酒。

在大会上,中央军委授予郭俊卿“全国女战士英雄”、“现代花木兰”的光荣称号,并颁发模范奖章一枚、勇敢奖章一枚、毛主席奖章一枚。

全国战斗英雄代表大会后,作为人民解放军的先进人物,郭俊卿参加了由团中央书记冯文彬任团长的中国青年访苏代表团。1950年11月,访问团一行乘坐着毛主席访苏的专列出发了。

几天后,他们到达了苏联首都莫斯科。在莫斯科住下后,访问团成员无一不被这座城市的现代化所震撼,明亮的电灯、奔驰的汽车。这一切,都是当时的中国所无法比拟的。

在莫斯科的这段日子,郭俊卿涨了不少见识。1951年1月14日晚,代表团离开苏联回国。在莫斯科车站上,举行了欢送仪式。

郭俊卿曲折的感情史

从莫斯科回到北京,郭俊卿请假回家看望母亲和弟弟。妈妈欣喜地看着一身戎装的女儿,笑得合不拢嘴。几年不见,还了女人打扮的郭俊卿除了多了几分柔气之外,仍具有军人的英武和洒脱。

当妈的高兴之余,最挂念的还是女儿的终身大事。她试着询问女儿的情感状况。为了不使母亲操心,郭俊卿没有向她诉说自己的苦衷。

她心想:“我既然做不了一个好女人,那我就继续做男人!”她曾经做过五年的男人,她有男人的勇敢、男人的豪爽,与其重新学做一个温柔的女人,还不如继续她女扮男装的生活来得自然和容易。

因为严重的妇科病,加之身体受了凉水浸泡,她被切除了子宫。这样一来,无疑是给她的感情世界带来了严重的影响。

几经周折,郭俊卿以男性的身份和形象踏入社会,并改名为“李民”。

其实,有一个人深爱着郭俊卿,他和她共过生死患难,那是战火锤炼的深情。这个男人就是郭俊卿的老排长。

这位矿工出身的老八路是看着郭俊卿成长的,他们在一条战壕里并肩作战,又在一个教室里一起上课。老排长主动向郭俊卿表白他的爱情,可是郭俊卿拒绝了。

她有难言的苦衷,心想,既然无法成为一个好妻子,为什么要去拖累一位好同志呢?

老排长说出了肺腑之言:“小郭,不能生育不要紧,多少好战友在战场上牺牲了,他们连五星红旗也没有看上一眼。我是爱你的人,没有孩子可以去领养一个。”

郭俊卿思前想后,果断地斩断了这温馨而恼人的情丝。老排长还给她写了好多信,她一封都不回。

郭俊卿没有婚姻,却有一个孩子。她虽然失去了生育能力,可她仍是一个女性,她爱孩子,这是她的天性。

郭俊卿去上海时,特意从福利院领养了一个孩子。她把这个孩子视为己出,捧为掌上明珠。她精心地伺候抚养着这个孩子,当这个孩子张开小嘴喊她妈妈时,郭俊卿眼中流出了幸福的泪水。

郭俊卿给孩子起名为“利华”,希望孩子做一个有利于国家、有利于人民,有利于中华民族的人。

1981年4月,郭俊卿离休了。离休前,她给上级有关部门打了报告,要求将名字由“郭富”改为“郭俊卿”,并恢复她本来的女性身份。上级批准了她的请求。“现代花木兰”郭俊卿公开了她的传奇人生。

1983年9月23日,郭俊卿因病不幸逝世。她离开我们时才53岁。她铁骨铮铮,忠心耿耿,一只旧皮箱、一床旧被、一条毛毯是她最贵重的遗物。她身上只有80元钱。

郭俊卿唯一的养女郭利华,对养母这些年的付出是感激的。她作为一名军医,每上一次夜班,即休息三天,便把这三天内的饭菜统统买够,闭门不出,面对遗像,独自一人陪着英魂常在的母亲说话。

郭利华在受到记者采访时,说:

“几番挣扎,几番磨难,我找准了自己的位置,用我一颗心去关心爱护每一个深受疾病折磨的人,妈妈您一定感到欣慰吧!如果人有轮回,我愿意生生世世做您的女儿,与您永相依。”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的知识库 » 1983年,“现代花木兰”郭俊卿病逝,养女郭利华:她是我的榜样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